满城汉墓环境 墓道、甬道、南耳室、北耳室、中室和后室

旅游 2016-10-27 11:17
16

  “博物院的"大汉绝唱— 满城汉墓"展览之所以能入选,主要是在于它的主题定位和特色。”作为申报项目负责人,河北博物院党委副书记周筠说,该展览以汉代社会生活为背景,各种文物、图片的选择,全都是置于汉代历史大背景下,用4000多件(套)文物完整地展示了西汉中山靖王墓和王后墓的内涵。

  两墓出土器物万余件

  1968年发掘的满城陵汉中山靖王墓和王后墓,是20世纪重大考古发现之一。两墓开凿在山岩之中,规模宏大,由墓道、甬道、北耳室、南耳室、中室、后室六部分组成,墓穴凿成后,又在洞内修建木构瓦房和石板房,房内布满奇珍异宝,俨然两座豪华的地下宫殿。“如此宏大豪华的墓葬,在汉墓发掘中是不多见的。”5月16日,周筠在第十二届(2014年)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推介终审会上说,两墓共出土铜、铁、金、银、陶、玉、石、漆木、骨角、玻璃、象牙等类器物10000多件,出土器物不仅数量多,而且制作精美,铜器鎏金银、错金银、镶嵌珠宝,玉器雕琢精细,陶器加施彩绘,有些器物是以前考古发掘中未曾见过的。

  经多方论证,认定满城汉墓一号墓墓主人是西汉中山国第一代王刘胜,二号墓墓主人是王后窦绾。刘胜系汉景帝刘启之子,汉武帝刘彻庶兄,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被封为中山王,在位42年,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故去。其妻窦绾死亡时间稍晚于刘胜。“这样两座宏大豪华、出土文物丰富、有确切年代可考且没被盗掘过的汉代诸侯王后墓,有着巨大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是举办专题陈列的绝好题材。”周筠说。

  全面展现满城汉墓考古成果

  “这一展览的专题定位是,全面展现满城汉墓的考古发掘成果和学术研究成果,揭示满城汉墓作为中国20世纪重大考古发现的历史价值与文化价值。”周筠说,要通过展示,传达汉代相关历史文化信息,展现汉代人的精神风貌、风俗时尚、情趣爱好,使观众在这特有的环境中体味历史,追寻传统,获得有益的知识和启迪。“满城汉墓从陵区到墓穴,到葬制,到随葬品,到墓主人的身份,是相互关联的一个整体。”周筠说,根据专题定位在设计时注重全面展现,“正是这样一个整体,才构成了它作为重大考古发现的内涵与价值。展示时,通过各种手段把这些内容一一还原出来,使观众通过参观,确确实实感受到满城汉墓的不一般,感受到它的重大价值。”

  壮观的汉代社会生活画卷

  陈列分为惊天发现、陵山古墓、刘胜其人、棺具、金缕玉衣、玉器、玻璃器、人俑、车马、幄帐、灯具、炉具、日用杂器、文具文玩、医疗器具、钱币、兵器、铁工具、烹饪饮食、石磨、陶器等21个主题单元,前5个单元介绍古墓的发现、发掘、陵区布局、墓室构造、随葬品分布、墓主人情况、葬具葬服等,后16个单元展示墓中出土的文物。

  “从观众角度看,这种展法最接地气,参观时逐类观看,是一个个相对犭*虫立的主题。合起来看,则是一幅壮观的汉代社会生活画卷。汉代人的精神风貌、艺术喜好、习俗风尚乃至生产力水平、社会财富积累情况、社会文明程度和文化审美趋向等等,都可从中窥出端倪。”周筠说。

  大体量文物布局增强气势

  满城汉墓共出土文物10000多件,其中车马器、幄帐帐构、钱币计7000多件,其他各类器物3000余件。

  满城汉墓文物中,细小器物居多,现存体量较大的只有金缕玉衣、石磨、大酒缸(33件)、彩绘大陶盆(12件),另外还有已朽毁的棺具、马车、幄帐、漆案等。“设计时,我们对这些大体量文物给予了特别关注,依靠它们布局造势。”周筠举例说,如金缕玉衣设置了大型展囼,形成第一展厅的展示高潮。大酒缸在展囼上裸展,上方配一组陶器出土时的照片,增强了陶器展区的气势。“展览除直接上展线的内容外,还把与展线内容紧密相连的一些延展知识打包成块,通过触摸互动系统,让观众自由观览。”周筠说,同时,多媒体手段增强了展示效果,如虚拟场景“豪华的地下宫殿— 刘胜墓”,在模拟墓洞内进行三维动画演示,如实还原墓室的结构、布局及随葬品分布。

  评选注重教育服务功能

  “此次项目评审更加注重博物馆的社会功能和教育服务功能。”周筠说,此次要求所有的参评项目都有关于文创产品以及对观众的服务形式介绍。

  观众在参观时,河北博物院有志愿者实时讲解,提供专职讲解员收费讲解,提供多语种的语音导览租赁。文化产品商店自主设计开发的产品种类涵盖文物复仿、文具用品、装饰饰品、生活用品、服装服饰等几大类,满足不同观众的消费需求。

满城汉墓环境

  青海扒头条讯 (记者紫涵 保定报道) 满城汉墓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之墓,曾出土“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朱雀街环杯”等国宝级文物,被评为“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发现”之一。媒体行记者实地采访时了解到,满城以打造“休闲养生地,山水汉韵城”为目标,拟投资25亿元人民币,以满城汉墓为依托,建设全国最大的大汉文化产业园。

  满城汉墓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该墓地为1968年5月23日解放军某部在满城陵山上施工时偶然发现,后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发掘,并由著名考古专家郭沫若莅临指导发掘工作,是目前中国发现的汉代墓葬中保存最完整、结构最复杂、规模最大的崖墓,被称为“天下第一崖墓”。

  满城城西南1.5公里处的陵山脚下看到,写有“满城汉墓”四个大字的门楼高大雄伟。沿甬路前行1000米左右,门口右侧矗立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乘坐索道大约10分钟,到达位于陵山主峰196米处的刘胜墓。记者看到,刘胜墓由墓道、甬道、南耳室、北耳室、中室和后室等部分组成,墓室中分别修建有木结构的瓦房和石板房,形成一座功能齐备的豪华地下宫殿。

  据介绍,刘胜是西汉时汉景帝刘启的儿子,在景帝后元3年(公元前154年)被封为中山王,统治长达42年。刘胜墓全长51.7米,最宽处37.5米,最高处6.8米,容积2700立方米,采用以山为陵的营建方式,墓道及墓室凿山而成。南、北耳室分别为车马房和库房,中室象征着刘胜生前宴饮的厅堂,而后室则是停放刘胜棺椁的地方,随葬器物有金缕玉衣、错金博山炉、铁铠甲等珍贵文物。其中,金缕玉衣葬服,是闻名中外的首次重大发现,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堪称国宝。

  窦绾墓在刘胜墓北侧120米处,坐西朝东,与刘胜墓在同一高度上。窦绾墓全长49.7米,最宽处65米,最高处7.9米,容积3000立方米。在平面布局上,窦绾墓与刘胜墓大同小异,随葬器物有金缕玉衣、长信宫灯、朱雀衔环杯等珍贵文物。

  虽然满城汉墓出土过“金缕玉衣”、“长信宫灯”等世界闻名的珍贵文物,但目前摆放的均为复制品,观赏价值不大,加之现有景区规模小,旅游景点单一,不能吸引大规模、高规格旅行团。在经历了早期大发展后,满城旅游事业近十几年时间里几乎如“蜗牛”般前行。面对环境差、游客少等问题,满城作出了“发展大旅游、建设大景区、形成大产业”的重大决策。按照国家5A级标准,计划用三到五年的时间,预计总投资25亿元,景区规划面积5000亩,建设8个以汉文化为主题的特色功能区,集中展示汉代人物、经济、军事、科技等相关内容,打造融文化体验、休闲娱乐、体育健身于一体的全国最大汉文化主题公园。

  目前,汉墓核心景区的索道升级改造工程、灯光改造工程已完成,休闲座椅、垃圾箱等一批基础设施投入使用,新增修武洞也对外营业。集古文化艺术品街区、市井街区、汉式风情体验街区等功能区于一体的未央广场主体建设85%已完工,古文化艺术区预计6月中旬将试运营,更多历史文化项目正在洽谈中。

满城汉墓环境

  保定市满城县,中国北方的一个普通县城,却因46年前的一次考古发掘而被广为人知,被称为“金缕玉衣”的故乡。

  1968年,满城县城西南1.5公里的陵山上,随着“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等闻名世界的稀世文物被发掘,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之墓揭开神秘面纱。而事发“*革”这一特殊历史时期,作为“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重大发现”之一的满城汉墓,发掘过程中的惊险和神秘,至今仍被世人所惊叹。

  满城县位于保定市西北21公里处,距县城西南1.5公里的陵山,海拔不到300米,远离闹市。而正是在这座被当地百姓世代称之为陵山的山腰中,“天下第一崖墓”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之墓因一次国防施工中的意外被发现,再现了两千年之前的中国历史。

  谈及满城汉墓发掘之谜,当先从满城县的三个村子说起。

  据满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梁艳东介绍,满城县境内有三个与“陵”相关的村子— 北陵山村、南陵山村与守陵村。

  “据流传的说法,村民的祖辈是为王侯守陵的,这种说法在村里流传了上千年,但至于是为谁守陵?陵墓何在?无人知晓。”梁艳东说,1968年的一次偶然发现,才解开了村民心中的疑惑。

  2014年10月15日,记者探访满城汉墓。顺着如今已是AAAA级景区的满城汉墓路旁指引牌,拾阶而上,行至山腰,一屏“千古之谜由此揭开”的石碑立于一个大门紧闭的山洞一侧。据石碑记载:一九六八年五月,解放军某部在此处进行国防施工时,打穿了中山靖王刘胜墓“南耳室”的顶端,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古墓被惊醒。

  而据满城县文物局提供的资料详细记载,那次国防施工爆破时,爆炸声非同一般,十分沉闷,似有回音,所崩石块不知去向,战士们大惑不解,四处寻找,却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幽深的洞穴。于是派人入内查看,发现许多陶器、骨头、灰土、朽木等,疑是古墓,立即上报。

  在战士们带回的四件文物中,除了三件镏金的器物底座外,还有一件刻有“中山内府”字样的青铜器,这使省领导和省文物部门的专家们感到了事件的重大忄*生。因为“中山”指的是中山国,从历史上对于中山国的记载,说明这座古墓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无疑将是一次重大的考古发现。

  现年83岁的郑绍宗已从省文物研究所所长的职位上退休多年,他是第一批进入刘胜墓的考古专家,并全程参与了满城汉墓的发掘。“当时施工部队上报到团部后,省政府派我和孙德海前往现场查看。”郑绍宗回忆说,他们在前往满城古墓现场的途中,由于当时社会情况较为复杂,几乎每走一段路就有人拦查。因为他们是乘着军车并在军队的护送下,才得以安全到达满城。

  周总理批示下的神秘考古

  “我们到陵山后,看到就是一个炸开的山洞模样的洞穴,这是打防空洞时打通了刘胜墓耳室的东南角。”郑绍宗说,随后河北省文物工作队对墓中南耳室、北耳室、甬道和中室进行了清理。“经过在墓洞中实地考察,我们又发现很多战车和陪葬马匹的骨头,同时还发现数百件大酒缸和彩绘酒壶,以及许多石磨盘、陶罐、琳琅满目的青铜器、漆器和医疗器具等物品。”郑绍宗说,通过对马匹的身上马具的观察,他们初步认定为汉代器物。

  了解古墓基本情况后,河北省通过中央办公厅直接向毛主席和周总理进行了汇报。在2004年时任满城县文物局局长韩文柱主编的《郭沫若与满城汉墓》一书中,郭沫若的秘书王廷芳回忆称,1968年6月18日,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宴会,在欢迎当天下午到达的坦桑尼亚总统的间隙,向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说:“河北省满城县发现了一座很大的古墓,这件事十分重大,由你们负责办理。”周总理还作出指示,考古队由保定到满城的车辆及其他物资保障全部由军队负责,军队将对考古安全工作给予最强有力的保护。此外,军事工程完全服从考古发掘工作的需要。

  考古工作队由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考古所和北京军区工程兵某部联合组成。1968年6月27日,在严格保密的状态下,考古工作队开始进驻满城县的陵山。

  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卢兆荫参与了满城汉墓的发掘。据其所著《满城汉墓》一书所述,考古队抵达陵山后,为了不改变墓洞内的温度和湿度,使文物不至于因气温和干湿度的变化而受损,他们决定不挖墓道,还利用已经炸开的坑道进出。

  据卢兆荫描述,整个墓洞开凿在岩石中,墓洞距山顶仅30余米,高出山脚地面约150米,墓室结构可分为墓道、甬道、南耳室、北耳室、中室和后室6部分,他们将这个墓洞称为“满城汉墓一号墓”。“墓洞内不仅漆黑一团,而且十分阴冷潮湿,湿度已经接近饱和,洞内和洞外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稀世珍品出土 墓主身份浮现

  考古队员通过对墓洞回廊、甬道、耳室和中室的清理,发现大量铜钱、金银针、陶器等物品。1968年7月12日,考古队在解放军的帮助下打开中室与后室之间的一道石门,并将主要力量转向清理放置棺椁及贵重随葬品的后室。后室开凿在岩洞内,用不同形状的石板建成石屋,整个后室由门道、主室和侧室组成。而主室又是后室清理的重中之重,因为被葬者的棺床就停放于此。

  主室北侧巨大的石棺床上,当考古人员用小铁刀、竹签和长毛刷等工具除去表层朽木灰烬等杂物时,偶然发现了几块散落的玉片。于是,几名考古队员加快了清理工作,可谁也没有想到,一件用金丝和闪亮青玉片连缀而成类似铠甲状的葬服展现在人们的眼前。这就是《史记》和《汉书》中所记载的“金缕玉衣”。

  据卢兆荫记载,修整复原后的“金缕玉衣”外观和人体形状相同,全长1.88米,由2498片玉片组成,编缀玉片的金丝共重1100克左右。

  "金缕玉衣"被发现时,已经被压扁,但这是考古工作中首次发现的保存完整的玉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汉代玉衣的真面目。”郑绍宗说,虽然建国前出土过一些玉衣片,但并没有玉衣的全貌,满城这套”金缕玉衣”的发现,终于解开了汉代以后长期存在的“玉衣”之谜。

  如今,刘胜及其妻窦绾之墓中,幽暗阴湿的墓洞内,分别陈列着二人“金缕玉衣”的复制品,虽然没有完全真实再现,但仍能从其庄重和奢华中读出两千年的历史厚重感。

  “金缕玉衣”被发现之初,并没有发现成形的尸体骨骼,因此对于墓主身份无从判断,直到一件青铜钫(盛酒器)的出现。这件青铜钫的颈部刻有“中山内府铜钫一,卅四年”的字样。据专家介绍:“汉武帝以前中国的帝王没有年号,在位的时间只以数计,其中"卅四"指的就是在位的年数。”那么在中山国有籍可考的10位王当中,只有第一代王刘胜的在位时间长达42年之久,其余的均不到30年。因此确定这座墓室的主人就是中山国第一代王— 刘胜。

  郭沫若亲往 惊天秘密再发现

  据《郭沫若与满城汉墓》一书中郭沫若秘书王廷芳的回忆以及卢兆荫的记载,近一个月的考古发掘,取得了重大突破,这也让郭沫若欣喜万分,并于1968年7月22日亲自上陵山考察。

  从洞口进入墓内,“金缕玉衣”、错金博山炉、鎏金因蟠龙壶等珍贵文物让郭沫若备加赞赏。“在墓洞内考察一个多小时后,郭老又在室外对墓地的环境、地形做了长时间的观察,向北走出100多米。”郑绍宗说,根据考古队员的介绍,郭沫若判断此处很可能有一座大墓。

  郭沫若返京后,7月28日向周总理汇报满城汉墓发掘现场的情况,并请求批准由发掘一号墓的原班人马继续发掘二号墓,得到总理同意。8月13日下午,在当地驻军的协助下,第二座汉墓的发掘正式开始。三天后,考古队就看到了墓门上方人工凿出的崖面,基本上确定了二号墓的存在。

  “长信宫灯、朱雀铜灯和朱雀衔环杯都是在二号墓中发现的,也就是在刘胜之妻窦绾的墓中发现的。”郑绍宗说,在二号墓的后室里,他们发现了另一套“金缕玉衣”,与一号墓中的一样,都已被压扁。

  在二号墓墓主的贴身随葬品中,考古人员发现了一枚“窦绾”铜质印章,这为确定墓主身份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明。同时,这枚印章不仅从另一方面佐证了一号墓墓主刘胜的身份,也印证了郭沫若关于二号墓墓主为刘胜之妻的推测。

  经过20多天的辛苦努力,二号墓的发掘工作在1968年9月17日全部完成。至此,历时111天的满城汉墓发掘工作也宣告结束。1988年元月,满城汉墓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底,满城县对满城汉墓进行开发,并于1991年5月正式对外开放接待游客,陵山千年之谜终于为世人所熟知。“一亩泉水干,千年古墓现”,这是在满城当地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满城县旅游文物局办公室主任张贺告诉记者,满城汉墓沉睡了2000多年才被发现,一亩泉干涸之时,刘胜墓正好现世。“或许是一种巧合吧,当年满城过度开采地下水,导致干旱缺水,一亩泉也随之干涸。”“那次发掘不仅发现了刘胜与窦绾夫人的两个大墓,陵山主峰南坡还有18座小型陪葬墓有待发掘。”满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梁艳东说,这些古墓将为研究西汉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献科学技术提供重要的实物资料。

满城汉墓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