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俗之借种衣服 说:“雷老师

小说 2017-06-02
280

雷凯拉住她,笑着说:“今天不是给你讲过吗?现在城里很多女人都喜欢穿男人衣服,说是刺激!”

孟枝轻笑了一声,调侃着:“那你不会也把我的*裤藏起来吧?”

刚才在学校的时候,雷凯给她讲了很多事情,自然也有些诱引的东西。此时听她这么说,不觉一愣,连忙说:“不会,要那干什么?”

“你不说男人有时候用女人的*裤包着自己弄吗?”不知道为什么,孟枝看着面前这个大男孩脸红,心中荡起了阵阵的冲动,竟然挑逗起他来。

“我不要!”雷凯面对着她的主动,有些窘。

“那行!你先把衣服找出来!”孟枝说完出去。

雷凯把门关上,换下衣服,又找件衬衣和一件短裤放在炕上,可又想了想,把短裤收起来,换了条*裤,出来喊孟枝换衣服。

孟枝进屋同样的关上门,可一会有跑出来,问:“你找那衣服怎么穿?”

“就那些了,你就凑合一下吧!快去换上,要不真的要着凉了。”雷凯扶着孟枝的肩膀,让她进去。

又停了一会,孟枝从里面出来,低着头站在门口,像是不好意思,又像是要雷凯先欣赏一下。

雷凯的眼前一亮,只见她已经穿上自己的白色衬衣,胸前高高隆起,将衬衣撑起来,甚是妩媚,衬衣的下沿包住了屁股,但是相信里面肯定穿着自己的*裤,想到那条以前天天紧贴着自己下身的*裤现在跟这个女人的神秘之处亲密接触,他的心在颤动着,欲火更烈。

“这样穿行吗?”孟枝问。

“真好!”雷凯走过去,突然皱了皱眉头,说:“不过……”

孟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疑的看着他,问:“怎么了?”

雷凯把手放在她胸前上揉着,说:“不过,太诱人了,想摸一把!”

孟枝这才知道上了他的当,在他手上拍了一下,白了他一眼,说:“行了,别闹!我先做饭去!”

雷凯说:“先别,我再看样东西!”不等孟枝反应过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掀起她身上的衬衣,看到里面果然换上了他的*裤。

孟枝对他的做法越来越纵容,只是淡淡的说了声:“又想做什么?”

雷凯笑着说:“没什么,怕你不换,这里更受不得凉!”

“那你还是关心我啊?到里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非要这么看啊?”孟枝坐在灶台前生火。

雷凯实在忍不住了,上前抱着她,一边摸着她一边往里间走。

这个时候,孟枝突然变了脸,说:“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件事情不行。我不是跟你说不要急吗?”

她的这一变化令雷凯身上的欲火一下子消失,呆呆的看着她,想了很久才问:“怎么了?你不想吗?”他觉得孟枝也应该在想,否则也不会如此的和他相处,可是一到这个时候她就表现的很坚决,真不知道为什么。

“你总说让我别急,这有什么,给就给,不给就不给,你总是说不急是什么意思?”雷凯有些不悦的说。

陋俗之借种衣服

是由倾情撰写的小说!为热心网友免费发布在供大家免费阅读。

欢迎进入txt下载和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的关注和支持!

为天帝封神呕心沥血倾情打造的!

欢迎进入和。支持,关注

陋俗之借种衣服

陋俗之借种衣服

┊┊┊┊┊┊┊┊┊┊

最新章节:1970/1/1 8:00:00

内容简介:   一个支教老师,被看成优良品种,自然也成为了愚昧女人借种的对象……

陋俗之借种全文阅读/第一卷/文字版/手打版51小说网提醒您:
①:《》是一本。更多好看的,请关注”专栏或。

②:如果您发现章节有错误,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最大的支持。

③:是阅读网站,提供,,,。

④:免费小说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与()立场无关。

⑥ :如果您发现本书《陋俗之借种》错误章节,请及时,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提供,是非盈利性的站.

陋俗之借种衣服

陋俗之借种衣服

雷凯觉得都是些玩笑之言,不伤大雅,也不往心里去。他每天除了给学生们上课,基本上都留在家里,给学生们批改作业,或者自己写点东西,要是孟枝在,两个人就聊天。

同住在一个院子里,他和杏儿难免经常见面。杏儿从来就没给过他一个好脸,有时候甚至冷嘲热讽的说:“在这习惯不习惯?我们要是没照顾好的话就赶紧搬走!”

对此,雷凯只是笑笑,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可是知道她也就是说说,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里的生活很单调,很枯燥,仅仅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他的心慢慢焦躁起来,看着什么都不顺眼。他特别的想杨珍,想着和她缠绵的日子。

虽然和孟枝在一起的时候可以稍微平静一点,可是他知道,谁也代替不了那个在自己怀里嗲声撒娇,什么都肯为他做的女孩。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雷凯真的快要憋疯了。慢慢的,他竟然发现孟枝不光对他好,其实也很有味道。

开始的时候,孟枝还有所顾忌,过来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可后来觉得彼此熟悉,也不再矜持,衣服穿的也少起来。因为村里根本就不时兴戴乳罩,经常只穿个汗衫过来,两个*头在衣服上顶出两个小圆点,甚至还印出暗黑色的痕迹,弄的雷凯时不时要冲动一番。

晚上,雷凯躺下就开始想杨珍,有的时候想的厉害就自己弄。可是,总想一个人很快就腻了,他就开始想着孟枝。

慢慢的,他发现想孟枝的时候更加真实,更加有感觉,毕竟她就在自己的身边,想起那种事情来总觉得马上就可以成为现实。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雷凯审视她的眼光也转换了角度,不再单纯的将她当成是一个为了村里的孩子才照顾自己的农村妇女,而是将她当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可以做某些事情的女人。

每次孟枝再来,他便会放下手中的活过来陪着她,主要的目的自然是看她的身子。

孟枝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大学生会对她产生兴趣,很多事情也不是很在意。有一次,她穿着个低领的汗衫过来为雷凯做饭,弯着腰洗锅的时候,领口低垂。而此时,雷凯正站在她的对面,完全看到了流露出来的春光。他的思想有些不安份,怕被孟枝看出不妥,却偏偏又不舍得把目光挪开。

孟枝的*头是暗黑色的,充满了野性。她忙着做饭,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雷凯看着,不由得喉咙发干,狠狠的吞了口唾沫。

这个时候,院子里突然穿出杏儿的哭骂声。孟枝脸色一变,冲了出去,问:“又怎么了?”

杏儿看到雷凯也跟了出来,把本来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哭着跑进屋里。

冬生一脸愁容的看着他们,叹了一声,说:“我出去玩了!”

“你去哪里?”孟枝在后面喊着:“不吃饭了?”

冬生没有应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怎么了?”雷凯问。

陋俗之借种衣服

“说什么?”看着她的突然变化,雷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真的不想再和这个女人纠缠下去,趁她还在沉思中赶紧离开。

自从那一天起,雷凯总是想着杏儿的话,有几次想问孟枝,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只好作罢。不过,他对孟枝的身体越来越迷恋,一有机会便会凑到她的身边揩油。

对于他一些举动,孟枝从来都没有多想过,因为她从来都不会认为这个大男孩会对她有什么想法。

杏儿偶尔的还会骂冬生。而每当这个时候,冬生就往外跑。就连平时对杏儿管教严厉的孟枝也只是无奈的叹着气。

雷凯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心中疑惑。

不过,令他疑惑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他来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有个女人总是跑过来看他上课。开始,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想过来学点东西的,可后来发现她只是远远的看着,也不靠前。他曾经问过孟枝那个女人的事情。

孟枝撇撇嘴,说:“她叫慧芳,下不了蛋,公公婆婆都不把她当人。”最后不忘加一句:“你可要离她远点!”

即便不是这样,就是来之前听说过那些事情,他也不会跟太多的女人走得太近,一来免的别人说闲话,二来也省得自己麻烦。

可是,有些时候,很多事情想躲也躲不掉。

秋收的一天,突然间乌云滚滚,顺着东南方向席卷而来,眼看着一场暴风雨就要到来了。

雷凯来了这么久,对有些情况也很熟悉,立刻放学,让孩子们回家帮着大人收拾粮食,自己留在教室,为他们整理零乱的学习用品。

山里的孩子上学很艰苦,有些人的铅笔已经短到只能用两个指头捏着写字也不舍得扔。他挨个为他们收拾着,把铅笔头,橡皮和页角都打了卷的本子收好,并仔细检查,把漏雨处的东西挪到一边。

过了一会,天突然间黑下来,远处传来一声闷雷,雨滴便像断了线的珠子撒落下来。雨下的很大,令雷凯的心中有些郁郁,不知道杨珍现在在干什么,不知道她想自己没有。他惆怅的叹了口气,缓缓的来到门口,凝望着屋檐下垂落的雨线。

天色阴暗,雨又下的很大,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似乎还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影子伫立在雨中,从身形上看,应该是慧芳无疑。

这个时候,他都怀疑这个女人精神出了问题。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他朝慧芳招招手,大喊着:“哎……进来避避雨,那样会生病的。”

慧芳朝他看了看,犹豫着,过了好一会工夫才慢慢的走过来。

雷凯只看了一眼便冲动起来。只见她的衣服完全湿透了,紧贴在身上,雕琢出玲珑的曲线。里面没有穿内衣,隐约可以看到嫩白的胸和粉红色的乳晕,裤子也有些地方贴在身上,印着皮肤的颜色。她的头发贴在脸上,进门之后抬手抹了一把,不觉间丰胸更翘,一副美艳诱人的味道油然迸发,令人心动。她也不说话,见雷凯看得出神,脸上微微一红,羞涩的低着头,转身看着外面的雨。

雷凯颤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问:“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也不回家?”

“你住的地方也安排好了,就是后面这一家。家里有两个女人,也方便照顾你。走,我先带你过去看看。”村长说。

雷凯跟在他身后,进了门,看到这家三口人,一男两女。男的大概十五六岁,两个女人看起来差不多要三十了。

他正在猜测着他们的关系,村长指着一个穿土布衣服的女人说:“这个你得叫婶子!”指着那个男孩说:“这个就叫兄弟!这个是她媳妇!”最后他指着另一个女人说。

雷凯奇怪的看着这一家三口,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样的关系,当然也想不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怎么会娶一个快三十的大媳妇。

村长可能看出他的想法,连忙解释:“我们这里太穷,有些事情可能跟你们那不一样!”又给这家人介绍:“这就是我跟你们提起过的雷老师,以后他就住这里。他可是从城里来的,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否则就是我们村里的罪人。”

那个雷凯该叫婶子的女人连忙说:“知道,知道!”

可另一个女人却不屑的说:“村长,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让他住在这里,我们家已经算为村里做了贡献。人家是城里的,谁知道怎么才能照顾好,要是你怕我们照顾不好,就让他去别个家住,我们不拦着。”

“你说什么呢?这个家还由不得你做主!”那个男孩气愤的说。

“那也轮不到你做主!”女人回了她一句,转身回屋里。

雷凯才到这里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由得一愣,憋屈看着村长。

先前说话的那个女人笑了笑,说:“雷老师,你别在意,她就这个样子。没关系,这个家我说了算,你能住在我们家,我很高兴。村长,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雷老师委屈着。”

雷凯撇撇嘴,心想:这委屈不已经在受着了。不过,他看村长为难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说:“行,那我就先住这里!”看到那个女人在屋里蔑视着他,他的心情一下子低沉起来。

等村长走了,院里的母子俩热情的带他到另一个屋子里,帮忙收拾着东西。

雷凯询问了他们家的情况,这才知道,女人叫孟枝,今年三十二,他的儿子叫冬生,今年十五,他媳妇叫杏儿,今年二十八。

说完这些,孟枝苦笑着,说:“雷老师,你别笑话俺们这些农村人,穷啊,没办法!”

雷凯知道她说的是给自己的儿子找了个大媳妇的事情,淡然的说:“不会的!”一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开课之后,孟枝每天过来给雷凯做饭。粮食和蔬菜都是村里人凑来的。

孟枝为人热情,做事干练。

雷凯住在这里倒也安然,可一想起杏儿,他的心就堵得慌。有时候,他就把孟枝留下来聊天,顺便了解这里的一些情况。

孟枝也喜欢雷凯,没事就过来跟他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有时候甚至还说要是有雷凯这样的儿子她死都心甘。

清晨,一抹阳光顺着窗户透了进来,照在杨珍的身上。毛巾被捋成一条,遮掩在她的胯上,刚好挡住羞处,平坦的小腹和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即使在睡梦中也透出浓浓的美感。

胯下的腥*还在鼻端回荡,昨夜的激情还在脑海萦绕,雷凯坐起身来,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过烟盒,掏出一根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扭头看着还在睡着的女朋友,轻轻的叹了一声。不觉又将手放到她的胸前,轻轻的抚摸着,享受着那份柔软的爱意。

昨天晚上,他们断断续续的做了一夜,杨珍实在太累了,此时睡得很香。他们两个认识大概三年时间,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就上了床。杨珍很开放,在床上绝对是个尤物,不管雷凯让她做什么,她都毫不犹豫,有的时候甚至还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让他发泄。这样的女人,谁舍得放手?

可是,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下午,雷凯就要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小山村支教,所以他们才如此的疯狂。

在学校,雷凯的成绩并不是很优秀,可他是校田径队的,身体素质好,能吃苦。在毕业之前,校领导找他谈话,基本上本着自愿的原则分派他到一个叫下黄屯的偏远小山村。听说那个地方很贫穷,很落后,不过越是这样的地方越是需要有人帮助。

杨珍知道这件事情后哭了好几次,可是已经无法挽回,只能每天陪在他身旁,和他彻夜缠绵。

在车站,杨珍抱着雷凯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怎么也不肯放手。

雷凯只能安慰着她,说自己也就是去一年,很快就会回来。

杨珍也只能接受现实,好在是她才上大三,还有一年才毕业,等着自己毕业之后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双宿双飞。可惜,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个男人再也没有回来,这一次就是他们的永诀。

坐了两天的火车,又转了几次车,最后坐着拖拉机一路颠簸了两个多小时,雷凯终于到了下黄屯。一眼望不到头的荒山野岭,几乎用语言无法形容的荒凉,让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一群孩子光着屁股在村口蹲着,看到他以后,怯生生的站起来打量着,却没有人敢靠前。

他冲着孩子们招招手,从包里掏出一把糖,递给他们。

孩子们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一阵风一样跑过来,抓着就跑,一边跑一边将糖塞进嘴里,不时回头看着他,咧开嘴笑着。

村长也在村头等着,看他来了,过来带他到一个破落的房子里,说:“这就是我们的学校,条件苦了些!”

雷凯看着这个四面透风,少了半个顶篷的房子,里面只有几块大石头,旁边摆着几个木头桩子。他轻叹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应着村长的话:“是苦了些!”

“雷老师,你是政府派来的,也算是国家干部,我们这里的孩子可就全靠你了!”村长给他戴了个高帽。

雷凯想着以后该怎么办,没有在意他的话,只是轻轻的“嗯”了声。

看如此推让也不会有结果,孟枝想了想,说:“这样我们就回不去了,要不这样,我们两个人一起披着回家!”

雷凯要的就是她这句话,既然刚才他已经在孟枝的腿上揩过油,这个她自己也知道,那么现在她还这么说,就说明她应该对刚才的事情并不在意,也就是说可以趁机会再加点份量。想到这里,他接过蓑笠,掀起一角披在孟枝身上,顺势搂着她。他让自己做的尽量自然,不引起孟枝的怀疑。

孟枝只是看了他一眼,想说点什么,可终究没有说出口,便任他搂着出门往家走。

一路的泥泞,雷凯装作不适应走这样的路,不仅走的很慢,而且摇摇晃晃,弄得孟枝不得不反过来扶着他。

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眼睛也模糊起来,孟枝的心思都放在照顾他上,并没有察觉他的手已经滑道自己胸前突起的边缘。

雷凯已经很分明的感觉到了孟枝胸前柔软的突起,一阵阵*感从指尖传来,在丹田中凝结着。即便是雨水透过蓑笠,落到他身上,也浇不灭他体内熊熊的欲火。他试着将手向前伸了伸,大半个手掌压到了孟枝的胸上。

孟枝的身子轻轻的颤动了一下,低着头,默默的走着。

雷凯捕捉到了这个小细节,突然停下来,抬手抹去脸上的水迹,神情的望着孟枝。

孟枝有些窘然,只看了他一眼,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说:“怎么不走了?”

雷凯的心跳的厉害,朝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人,一把将孟枝抱在怀里,说:“婶子,我……”

孟枝挣了一下,说:“哎,我知道你乱想!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好!”却并没有极力的挣脱。

雷凯也觉得有些不安全,默默的放开她,和她一起回去。

进了屋,两个人似乎都清醒过来。雷凯低下头,内疚的说:“婶子,刚才……我……”

“我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不过也不能打婶子的主意!婶子还有别的事求你呢!”

“今天先不说这事,等找天我好好跟你说说。你休息一会,我给你做饭去!”

雷凯心里嘀咕着,不知道她说的什么事情,可偏偏她今天又不说,弄得他很不舒服。看着这个上下露肉的女人,他实在不想再浪费时间,从后面猛得抱住她,双手放在她的胸前,摸着她那对丰满的胸脯,用力的揉着。

孟枝对他的举动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似乎本来就知道他会这么做似的,用力将他的手掰开,转过身,说:“你再这样的话,婶子要生气了!去,先把衣服换了!”

“那你呢?”雷凯突然想到这个屋里可没有孟枝的衣服,要是她回自己的房间换,再过来做饭,又要淋湿。

“我没事,淋惯了!”

“也没法子换啊!换了再过来不又湿了?”

雷凯笑了笑,说:“这个没关系,先穿我的就行!”

“那怎么能行?要是你病了,谁来给我做饭啊?”

“你就是怕没人给你做饭啊?”

雷凯略有深意的笑了笑,没说话,有时候,不说话反而更能表达出心中的意思。

“看你那个坏样子!行了,哪有女人穿男人衣服的?我做饭去了!”孟枝也笑了一下,转身想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