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自由豆瓣 真正主动积极的自由

小说 2017-06-02
11

逃避自由豆瓣

三观即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一个人三观的形成,取决于他的经历以及从外界中接收到的各种信息。在他接收各种信息的过程中,接受了哪些,相信了哪些,这些直接影响到他三观的形成。

每一个人,每一个比这个地球寿命短的生命,都属于这个世界的过客。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每天都接收着各种各样的信息。这些信息,是我们生存下去的关键,我们的行动,会根据这些信息进行不断地调整。在我们眼中“聪明的人”,其实就是能很好地适应环境,能很好地根据他所收获的信息改变自身的行为。

这是《逃避自由》里的一段原话。

我认为,弗洛姆在这段话里的怀疑,就是类似哲学三大问题以及三观上的疑问。这一类的问题,是一种对人生的怀疑。被动消极的自由只是一个人假装去接受并相信一些信息,这是他没意识到的,他觉得相信了这些,认可了这些,是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自认为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真谛,但这实际并不是专属他的自由。

而真正主动积极的自由,则是能真正的了解自己,真心真意地去相信一些事情,自己积极主动地去塑造自己的三观,成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人生,能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所接受的信息只当做信息,而相不相信,则真正是自己意愿的控制之下,这就是真正主动积极的自由。

我们的意识诞生于我们这个躯体,在暂时的科学条件下,是无法改变的,我们只能通过我们的意识去做出各种调整,去争取让自己过一些适应这个躯体的生活。

对于出生后没有自立能力的我们来说,生活的环境是不能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的,所以我们只能自愿地或者被逼去接受一些信息,甚至去盲目的相信它,并把它们当成是教条坚信不疑。在我们相信一些信息的过程中,我们的三观就慢慢形成。在天主教的家庭里面,很多孩子都是信耶稣的;在穆斯林家庭里面,孩子们都相信吃猪肉是罪恶的;在父母认为金钱是万能的家庭里面,孩子多拜金。

像我妈昨天散步时和我说,她在工厂工作,所以她并不希望我在工厂和企业里工作,希望我去当医生。后来又笑着说,基本每一个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从事自己的行业。其实这种想法,就在于在我父母的那个年代,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太小,而且太难。而且他们在那是工作多是受生活所迫,找工作就仓促很多。一个人很难做到喜欢很多事情,但那么多的路去随机挑选的话,真的很难选到自己喜欢的路。所以在那时,很多的人就被迫走上的自己不喜欢的一条路。想我父母有两个当医生的朋友,他们就不想让自己孩子当医生;而我的姨丈,他十分享受当医生的感觉,所以他就一直期待我表哥从医。他们呢,就是将自己的思想强加在我们的身上,觉得他们这样想的,作为他们的孩子,我们也应该有他们一样的想法。但实际上,因为我们和他们出生的年代不同,从小到现在接受的信息不同,所以我们是很难和他们有一样的想法的。有的在医学世家,军人世家的孩子后来也从事和他们父母一样的工作,但这并不一定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他们也许是从小到大在父母口中得知了这些职业的好处,或者在父母传输的各种思想下这样选择了。但如果他们能接收更多的信息的话,那么,也许他们会有不一样的选择。我也说不清我究竟真正喜欢干什么,是因为这些我都没经历过,很多信息都是我不了解的,所以我并不能做出判断。

并不是说只有家庭能影响一个人,一个人所处的生活环境无时无刻不影响着一个人。这种影响的大小,就在于一个人怎么对待这些信息,是一概接受,还是全盘否定,还是将信将疑。一个人处理信息的方式,我并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但我知道,这是后天可以改变的。虽然记忆力什么的可能是天生已经注定,但你是否相信这些信息,则是后天自己能做出决定的。

所以我感觉,一个人三观的形成,其实就在于他相信了什么,可能他所相信的并不是大部分人所认同的,但在他眼里,这就是真理。三观是怎么形成,一个人是可以自己决定的,而且是会随着一个人了解的多少随时改变的,那所谓的大彻大悟也许就是一个人突然知道了一个他所不知道的信息,或者他在那时突然想做出一个改变,突然对自己所收获的信息,想出了一种新的处理方式而已。

逃避自由豆瓣

所有“没用”的点击都是匿名的。

昨天两个同事突然跟我说他俩可能要提前离职,我一想到他俩走后这边所有的事都得我负责,心情一下就坠入了谷底。他俩在的时候,跟奇葩领导斗智斗勇、和当地人生活上的各种交流、和对手学校的过招,这些我想到就头疼的事也不用我曹心,顶多是他们办完了我帮着一起骂几句,反正也不会落在我头上。现在他俩走了,我得开始打这些交道,突然我就想,干脆跟他俩一起走了算了,剩下的烂摊子谁接着谁管好了。

但是我心里还是挺想留下来的,因为从小到大我好像总是在面临困难的时候选择逃避,特别是最近几年,自由自在的生活过得太开心了,遇到一点点困难就在想怎么能跑掉,甚至是来玻利维亚也是因为和系里的老师处不好关系,就“自暴自弃”的过来,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六个月,现在又到了抉择的时候,这次真的太惨了,回去还是要和系里讨厌我的老师正面怼,留下来要和这边奇葩的领导斡旋,还有一大堆事,之前也就是打打酱油,现在真到我来负责了,怎么办呢?

我喜欢的这种自由感,说难听一点就是喜欢不用担一点责任的生活,怎么担当呢,既没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做好,也鼓不起勇气去面对困难和挫折。以前也不是没想到这些东西,但在学校里只用开开心心读书,完全不像现在脱离学校的状态,工作的时候也不会有这个那个规则指示告诉你怎么做了,实习那种愉快完成任务的成就感也没有,也许被同事影响了,现在遇到一点不愉快就开始骂骂咧咧,活脱脱一副全世界欠我的样子。

但是比起来我这个工作真的好轻松啊,说实在的和学生时代差不多,每周九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其余的时候做一些杂事,我也一直在尽量避免,然而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几全其美的事轮到我,我考虑留下来的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得到锻炼吧(这个词挺俗但是我此刻真的是迎接暴风雨的心情)。

其实想留下来的原因,就是想想看看自己能被这种奇葩的环境折腾成啥样,想过最差的后果就是和领导撕逼然后自己买机票回国,工资我tm不要了,反正回国还能继续读研,生活改变不了什么。当然啦,我还是尽量和他们斗智斗勇好了,不多跟奇葩打交道的话,以后去工作了还是接着被虐吧…想到这点就轻松多了,不说自己的棱角被磨灭了(其实你哪儿来什么棱角),但是待人接物的忄*生格应该也会改变一些?至于变好还是变坏,应该能变得更适应社会吧。

果然飘逸自由的闲杂人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垂头丧气接受现实,但是要努力去挑起这个责任吧。

好久没写日记了,我的思路和文笔真的烂透了!

大概除了加油……也贡献不了什么了!

《逃避自由》是法兰克福学派干将埃里希·弗洛姆的代表之作,一本以精神分析心理学为切入点剖析极权主义和批判现代社会的惊世力作,与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并成为反极权主义三大经典著作。如果想要了解这位一生致力于批判现代工业社会的哲人,“人本主义精神分析”的开创者,本书无疑是一个最合适的起点。 

  书名“逃避自由”,本身已经令人思量。需知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的历史,一直以来都被描绘为个人为挣脱中世纪神权束缚和政治经济奴役不断奋斗的过程,是反对压迫,追求自由的过程。作为继承这一历史遗产的现代人,自由似乎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禀赋。然而,弗洛姆却说现代人是在“逃避自由”,这是为何?在书中,他随即对这一问题展开深入的分析。弗洛姆认为在“前现代”的社会中,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人都是与自然和社会保持着紧密联系,是浑如整体的存在。宗教改革以来的个体化进程,逐渐切断了个人与外部世界的“始发纽带”,从而使其成为犭*虫自分离的个体。这一进程给了个人以物质和精神上的自由,然而却让他失去了通过始发纽带与原始共同体相连带来的归属感和安全感,使他感到日益加深的孤犭*虫和无力。于是为了克服这样的孤犭*虫感,他就产生了臣服于某个权威或高于自己的存在的冲动,通过新的纽带来重获归属感,这就是“逃避自由”,也是现代极权主义和人忄*生异化产生的渊薮。 

  弗洛姆是法兰克福学派的一员,也是学派中受弗洛伊德思想影响最深的一个。他本人也和阿德勒、荣格、赫尼等人一样,被认为是弗洛伊德思想的继承者之一。因此,在他对“逃避自由”机制展开的剖析中,你可以看到再明显不过的精神分析的手法:对权威主义忄*生格的受虐倒错解读、破坏欲的产生、趋同机制的表现……然而与弗洛伊德不同的是,弗洛姆并不将个人和社会孤立看待。在他看来,社会对个人并不仅有压抑作用,更有创造作用。与纯粹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者不同,弗洛姆并不仅仅关注人的经济社会行为,而是通过其来追溯人的无意识结构,通过个人心理与社会、文化的综合辨析,给出令人信服的解读。这也使他的精神分析与弗洛伊德那样过分强调个人而忽视社会因素的观点形成了不小的差异。可以说,弗洛姆提出的“社会无意识”,是弗洛伊德的“无意识”和荣格的“集体无意识”后,精神分析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飞跃。如此一来,在他的手中,精神分析方法,就不再仅仅是治疗个别病患心理问题的工具,而是解析与批判社会的一把有力武器! 

  正是借助这一利器,弗洛姆展开了对纳粹集权主义产生根源的揭露。与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主要从经济角度进行阐释不同,弗洛姆的解读主要基于心理学层面。两位大师的剖析各有侧重不同,却又彼此时有印证,共同揭示出“自由社会”何以产生集权主义怪胎的深刻原因,可谓各擅胜场。不过弗洛姆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以精神分析切入人的本体核心,因而他的批判维度早已超越了特定的极权主义社会,而是适用于整个后现代工业社会乃至其它任何形态的社会。弗洛姆以深邃的眼光,洞穿了现代文明社会的进步表象,揭露了其病态的本质。这一点无论对纳粹德国,苏联式社会主义还是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都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它们都是压抑人忄*生的存在,只是在机制上有所不同罢了。现代人“逃避自由”,或依附于集体主义权威,或听信各种宣传而将自己趋同于他人,其目的都是为了寻回失去的归属感和安全感。然而他们付出的代价却是高昂的,即不得不失去自我,从而成为一种从属于社会的存在。然而新建的纽带无法真正成为原始纽带,其所提供的只是消极的逃避机制。个体为了获得这种虚幻的安全感而被轻易奴役曹纵,从而陷入深深的焦虑和普遍的异化,这就是“孤立无援的现代人”所处的精神困境。弗洛姆的论述并不艰深晦涩,也没有过多的学术术语或是概念游戏,这一点和另一位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马尔库塞截然不同。然而平易的语言却无法遮掩他深邃的思想和犀利的批判,我们时时能从书中读到这种锋芒毕露和振聋发聩的语句:“一个所谓能适应社会的正常人远不如一个所谓人类价值角度意义上的精神病症患者健康。前者很好地适应社会,其代价就是放弃自我,以便成为别人期望的样子。……相反,精神病症患者则可以被视为在争夺自我的战斗中不准备彻底投降的人”这就是弗洛姆的著名论断,“在一个病态社会中,精神病人反而更健康”,而所谓“正常人”,不过是已经放弃了自我,在社会力量和意识形态绞杀下弃械投降者而已。弗洛姆一语道破了现代人满足外表下空虚的心灵,濒临消灭的自我和苦苦挣扎的灵魂,揭穿了乐观主义表面下掩藏的深深痛苦与不幸。我们号称自己是自由的,可却放弃了自由思考的权利,而是只知听从权威的言语。这种“权威”有很多:爱国主义、民族利益、道德舆论、心理健康、科学、常识……于是伪思想代替了真思想,伪自我代替了真自我。也许我们的确保有表达思想的权利,但是“表达我们思想的权利,只有在我们能够有自己的思想时才有意义!”这就是弗洛姆,在安逸之中看到奴役,在舒适之中看到压迫,正是对这一般人看不到或根本不愿去看的现象的大胆揭露,使他的论述犹能深深震撼读者的灵魂。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获得积极的自由?在个体领域,弗洛姆给出的答案是自发忄*生的创造与爱。“拥有物质财富,或者像情感或思想之类的精神财富,都不能算真正有力量。能使用或曹纵某些对象,也不能算真正有力量。我们所用的并不是我们的,而仅仅因为我们使用了它们。只有在我们的创造活动中真正与之相连的,无论是人还是无生命的对象,才真正是我们的。”这是他作为一个秉持人本主义和救世情怀者所寄托的希望。在社会层面,弗洛姆提出用计划经济更理忄*生地管理社会,然而他又对少数官僚治理的计划经济以及苏联式集权社会主义嗤之以鼻,并在二战结束前就大胆预言其“必将成为曹纵人民的新形式”。从这一点,并不能单纯认为弗洛姆是为后来的苏联式计划经济鼓吹呐喊。他所提倡的计划经济,需要建立在尊重个人自由和促进个人发展的基础之上。然而,这两个看似互相矛盾的条件可能同时实现吗?按照哈耶克的说法,计划经济必然导致集权主义,并戕害个人自由,是“通往奴役之路”。从历史来看,也没有哪个社会能够真正达成弗洛姆所说的“包容个人自由的理忄*生计划经济”。这是否只是作者构建的一个乌托邦呢?不好说,至少在本书中,关于这方面的讨论不是主要的。也许《健全的社会》中会有进一步的论述。但即使只是指向虚构的乌托邦,也无损于弗洛姆思想的价值,正如他所说“真正的自由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未实现过,但它一直是人追求的理想。” 

  时至今日,离弗洛姆写成此书,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十个年头。然而,一切何曾有过改变?也许唯一称得上改变的,就是技术的进步使得宣传与灌输更加无孔不入,更加令人在浑然不觉中丧失自我。现代人依旧在绝望的边缘苦苦煎熬,孤立无援却又痛苦无依。我们是否还在“逃避自由”,答案是不言自明的。你可以在社会的各个方面看到它的身影:狂热信仰民族主义的“愤青”、被“品牌”裹挟的消费者、电子产品的“拜物教”、某支球队的“铁杆”球迷、偶像明星的众多粉丝……也许哲人的目光早已洞穿了时代的阻隔,看到了社会发展的必然,所以才会发出如此痛心疾首的呐喊。这呐喊穿透半个多世纪的时光,仍然回响在每个希望保有自我,追求自由的人们心头,久久不曾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