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庙里的女人 网络上出现一穿着疑似尼姑服装的女子用手机自拍的视频

小说 2017-06-21
382

古代女性偷情竟连和尚都不放过,活春宫场面太惊人!我们都知道古代对于女性的刑罚都特别恐怖,但还是有女性不顾伦理道德而选择偷情,最惊人的是竟然连和尚都不放过,近日有人曝光了古代女性偷情的场面简直太惊悚了,下面小编带你看。

关键词:         

和尚庙里的女人

摘 要:网络上出现一穿着疑似尼姑服装的女子用手机自拍的视频,视频中尼姑搔首弄姿各种大尺度,自称征婚,不知与上面这位偷情被拍的尼姑是否同一人,截止目前为止,尚不知道该女子身份,为何穿尼姑服装征婚.

  网络上出现一穿着疑似尼姑服装的女子用手机自拍的视频,视频中尼姑搔首弄姿各种大尺度,自称征婚,不知与上面这位偷情被拍的尼姑是否同一人,截止目前为止,尚不知道该女子身份,为何穿尼姑服装征婚.

  “和尚兄弟”搂女人开房、地铁内饮酒被抓后,尼姑偷情也开始闪亮登场。网传时间是4月7日,地点是城管办公室。上演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的穿越版。

  另外,网络上出现一穿着疑似尼姑服装的女子用手机自拍的视频,视频中尼姑搔首弄姿各种大尺度,自称征婚,不知与上面这位偷情被拍的尼姑是否同一人,截止目前为止,尚不知道该女子身份,为何穿尼姑服装征婚。

  尼姑与城管办公室激情照片

  送走了假和尚怀搂女子开房后,近日又曝出尼姑偷情视频。视频中一尼姑大秀身材,还晒出自己丰满的胸部,坦言要嫁给有钱人。除尼姑偷情视频外,网上还传出来该尼姑与城管在办公室激情缠绵的照片,小编认为尼姑偷情视频中的尼姑一定是假的,但出于什么目的暂不清楚。

  从释永信到船震门,再到“和尚兄弟”搂女人开房、地铁内饮酒被抓后,尼姑偷情也开始闪亮登场。网传时间是4月7日,地点是城管办公室。上演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的穿越版

和尚庙里的女人

 >  > 正文

  和女伴在地铁上喝酒嬉戏举止亲密、到银行存巨额现金、开微博自称“北京和尚兄弟”、——近日,这些事情和两名身着僧衣海青(我国佛门僧俗二众礼佛时所穿衣服)的“和尚”联系在一起。

  前日下午,两人到法源寺拍照时,被寺内僧众认出并围堵,后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截至昨日,两人尚未出示能证明僧人身份的相关证件。

  “破戒和尚”进寺拍照

  中国佛学院和法源寺一墙之隔,该院很多学生同时在法源寺“常住”。学生佛慧介绍,前日17时许,两个身着“海青”僧衣的男子来法源寺拍照。在寺内西侧一个拱门处,两人向佛慧询问厕所所在,佛慧觉得两人很眼熟,两人的穿着让他感觉很不对劲:“两人穿‘海青’,但僧人只有在礼佛、做法事或早晚功课时才会穿它,平日出门穿大褂或小褂,而且他俩没打绑腿,太不正常了。”

  佛慧说,最近网上热传两个“和尚”搂着女人逛街甚至住酒店的照片,但大都是侧脸和背影。他一时没敢确定。但很快,其他眼尖的同学辨认出两人就是网上活跃的“和尚兄弟”。

  僧人学生搜寺围堵

  “可疑”和尚进了法源寺?消息很快传开。佛慧等佛学院学生和寺内僧人开始在寺内搜寻。“想到他们问过厕所位置,于是便去了厕所找。”佛慧说,当时两人正在厕所换便装准备离开。几十名学生围了上去。考虑到寺内还有游客,他们把两人带到了隔壁的佛学院,并关上院门。“他俩一看我们人多,很紧张,话都说不利索。”

  两人未证实僧人身份

  法源寺法师回忆,当时大家连连质问两人:“问他们叫什么、哪里人,他们不说;又问他们为何穿着海青诋毁僧人形象,他们说要找我们领导谈。”

  现场视频显示,学生们情绪比较激动,有的试问佛祖常识和宗教法规、有的质问两人有没有考虑佛教徒感受,有的则幽默地劝两人“别紧张”。两名男子在僧人的质问下根本没法“还嘴”,只好反问:“你们是真和尚吗?你们有权扣留我们吗?”并掏手机声称报警。”僧人们答复,“我们已经报警了,也没有扣留你,只是让你们等着警察来处理。

  约10分钟后,警车赶到现场,将两人带走调查。

  据知情人透露,两名男子已被带往派出所接受调查,截至昨日18时,两人尚未出示可以证明自己僧人身份的相关证件。

  网传2分32秒的视频中,两位身着海青的男子同两位年轻女伴在ATM机前,高个男子拿着银行卡操作。矮个男子从一个网兜里拿出数十沓成捆的百元钞票。高个男子接过钞票,平铺放到机器台面上。视频中可听到,穿着黑衣的女子勾着矮个男子的脖子问“咱这是多少钱?”对方回答“一百多万吧!”其间,4人没理会拍照的网友。视频终止时,4人所办业务尚未结束。

  该段视频50秒。两位身着海青的男子和两位年轻女伴在地铁上并排而坐,分别端着听装啤酒和小瓶白酒。黑衣女子对高个男子说:“你还能不能喝啊?”“能啊!”4人举瓶共饮。其间,高个男子还搂住女伴的脖子贴面说悄悄话。矮个男子递给女伴一听啤酒,对同伴夸女伴:“你看俺媳妇啥实力?打开!”

  有网友称,两男子的背包是知名品牌香奈儿。

  携女伴逛街开房?

  一段据称拍摄于北京某商场的视频。两位身着海青的男子带着两位女伴乘坐扶梯下行,4人搂抱,有说有笑。4人还被曝出现在一处疑似酒店或会所的大堂前台。虽然两位男子只是背影或侧脸,但从两位女伴的穿着、身形、挎包等物,和上述两段视频中的人物极其相似。有网友称,拍摄时间是4月1日,当时4人在某星级酒店开房入住。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能找到网友所称酒店。

  两人微博叫“和尚兄弟”

  两人还在扒头条开通了“北京和尚兄弟”的微博,头像中两人手捻佛珠,目前仅发了3条微博,但评论已达数百条。网友纷纷质疑两人炒作。

  佛慧说,事发后,多位寺内师父也通过微博辟谣和澄清,“但我们的影响力太弱了,没法引起社会关注。这次他们主动到法源寺,我们围堵并报警也就顺理成章了。”

  昨日,法源寺周围的佛教用品店里,僧人穿的僧鞋、海青、大褂和小褂都对外出售,根据面料和质地不同,价格从140元到数百元不等。淘宝等网店上也可以轻松买到僧人用品。“有些居士‘请’了自己穿,也有人‘请’了送给寺里的僧人。我们并不限制买主的身份。”1名卖家称。

  两人行为或被处罚

  《治安处罚法》规定,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以其他虚假身份招摇撞骗的,可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罚款。

  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冠认为,不当言行可能会造成公众对宗教的误解、降低宗教在公众心中的评价,可能导致宗教名誉受损、社会秩序被扰乱等。无论两名男子的行为是出于“好玩”还是“恶意”,公安部门均将视二人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轻重,对他们进行行政罚款、拘留等处罚,拘留最长可达15天。

  王冠说,如果俩男子涉嫌身着宗教服装冒充宗教人士“化缘”诈骗钱财,将涉嫌诈骗罪,会受刑事处罚。

  我觉得,两人(视频中)的举止行为出格,尤其是和女人去酒店,这突破了我们佛教信徒的底线。我们只是希望警方介入调查,我们很克制,没和他们有肢体冲突。我认为他们丑化了僧人的形象。我们平时也去西单书店等地方,也会被人拍照。但只要你行为举止得当,完全没有问题。但看到网友们热传他们的照片,我们都不愿出门了,怕被人误会。——中国佛学院学生佛慧

  本版采写/扒头条记者 陈博 安颖

和尚庙里的女人

  出版:重庆出版社 

  陈继明,1963年生于甘肃省甘谷县,1984年毕业于宁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曾任教于宁夏泾源县第一中学和宁夏广播电视大学,曾是《朔方》杂志编辑和宁夏文联专业作家,现任教于西北第二民族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写小说,也有零星散文和诗歌发表。短篇小说《月光下的几十个白瓶子》获"首届中华文学选刊奖"(1997年)。其作品《在毛乌素沙漠南缘》、《骨头》、《举举妈的葬礼》、《一棵树》、《比飞翔更轻》、《一个少女和一束桃花》、《开口说话》、《寂静与芬芳》、《微澜的水》等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中华文学选刊》、《中国文学》(外文版)、《读者》、《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或评介。短篇小说集《寂静与芬芳》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1997-1998卷)。另有三本著作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比飞翔更轻》(2000年,河北,花山文艺出版社),长篇随笔《陈庄的火与土》(2002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长篇小说《途中的爱情》(2003年,广西,漓江文艺出版社)。

  《和尚》频繁获得国内各大文学年度奖。发表所在期刊《人民文学》拟申报明年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小说题材非常独特,是写离平常人很遥远的出家人的生活。但是这个出家人虽在庙堂,又是入世的。因而引出下面纷繁的红尘故事:叫做红芳的风尘女子因为怀孕来到庙里寻求解决的办法。和尚可乘因为佛教的"不可杀生"而劝说红芳留下这个孩子。孩子出生后,被卖掉。红芳后悔,可乘帮她要回孩子。在这一来二去的交往和周折中,可乘竟然爱上了红芳。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可乘还俗。而红芳和弟弟红兵在北京闹市中开了一家餐馆,为了谋取暴利,用残忍的菜谱招徕客人。现实在可乘心里依然是堪忧的,许多业障无法消除。故事在这样的无奈中收场。

  夕阳西下,可乘正要结束一天的值殿,看见一群鸽子从窗外嗡嗡掠过,飞往了通州方向,顺着看过去,青砖灰瓦上方的云霄颇有几分苍老,可乘想,自己来北京当和尚已经满五年了,北京的晚霞也不知不觉长了年纪。

  此时一位长发披肩的美女进来了,那美,曳天遮地,像是刚从彩云上滑下来的,轻盈地流进观音殿。美女进门后,看了一眼可乘,就跪在拜垫上磕头。可乘匆忙拾起木槌击打磬,一声、两声、三声,有跟随也有引领。

  "师父,能问您个问题吗?"磕完头,美女问。可乘语气平常地答:"您尽管问。"美女脸红了一下才说:"我……不小心怀孕了,做掉可以吗?"可乘随口就答:"堕胎是杀生啊,断断不可以!"美女说:"可是,我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可乘用略显严肃的声调问:"那是……为什么呢?"美女的眼神在一瞬间里寂静下来,盯住可乘,坦白道:"不瞒您说,我在发廊工作,有时也……出出台!"可乘心里一紧,怜从中来,连声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美女进而用有些露骨的妖媚声调说:"师父,我是从通州专门打车过来的,您就好好给我说说嘛!"可乘心里恍惚,嘴上却一味硬:"堕胎是杀生,这毫无疑问,《童子经》上说的!"美女问:"刚怀上两三个月,也算杀生吗?"可乘瞟了美女一眼,很想改口,却坚持说:"不是算杀生,肯定是啊,是杀生!"

  当晚,可乘在寮房里写日记:

  今日值殿,天黑前,一女香客进来,自称发廊女,怀胎二三月,不知谁是父亲,问我可否堕胎,我说:不可,堕胎乃杀生耳。刚才仔细查了《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此经的确讲堕胎要入无间地狱,但所谓胎者,指满八个月的人形具足的胎儿,并不包括受孕早期的胎儿。就算的确是杀生,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将来活在世上,不知有多难呀,一个未婚妈妈恐怕就更难了!听口音,她一定是甘肃人,甚至就是天水人。不知她听出我口音了没有?害人害人!

  第二天,可乘原本还是值殿,早课之后智河住持叫住他,说:"杜局长来电话请你过去一趟。"智河住持把"请"这个字说得很重,别具韵味,可乘却丝毫没感觉,心里只是暗喜,立即就出发了,有羁鸟脱林的味道。

  走在路上的可乘,已经看不出是和尚了。黑绒帽遮住了整个光头,夹克衫和灰裤子令他的瘦高个显得颇具风雅,肩上挎个长带子的黑布包,里面有刚换掉的僧服一套,有《金刚经》一册、日记一本。每次外出,可乘总要换上从甘肃老家穿来的这身衣服:夹克衫、灰裤子。是因为他觉得人们看一个和尚时的目光十分先验且顽固,好像在说:一个小伙子,不缺胳膊不缺腿的,却出家了,肯定有病!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和尚庙里的女人

和尚庙里的女人

4月7日下午,西安,两个身着“海青”袍子的和尚带着两个女人在法源寺内摆造型拍照,被寺内居士发现并报警,经寻找,在寺内发现正在换便装准备离去的“和尚兄弟”。目前这对"和尚兄弟"已交由警方处理。

4月7日下午5时许,两个身着"海青"袍子的和尚带着两个女人在法源寺内摆造型拍照。而这个时间正是寺内法师们做功课的时候。两个"和尚"不伦不类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居士小杜的注意。并发现是此前流传的"搂女子开房"的和尚兄弟。小杜将此事告知明心法师,并报警。

经寻找,在寺内发现正在换便装准备离去的“和尚兄弟”。"看见我们二十多人围了上去,那两个人一下就紧张了。"明心法师说,当时大家的情绪都特别激动,连连质问那两个人。"我们问他们叫什么,哪里人,他们不说;让其背一段大悲咒,他们也不会。"由于近日他们一直在网上关注着这两人,寺内所有人对他们的长相都烂熟于心。警察赶到现场,带走了两个假和尚。

此前流传的“和尚搂女子开房”照。

图为此前网上热传的“和尚兄弟”带女人开房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