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四十万钱、四百匹绢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盒扬扬下巴,“可是宫中禁物?我等奉敕行事,须得磨练!” 说完了,他才觉察自己语气不太好——简直跟专一勒索良民的混街散兵恶少一模一样。不出所料,幕蓠女子和小婢闻言赶忙护住漆盒,胖男子也神色一变: “侍官容禀,裴某兄妹均有官身品阶,并非闲散游民。今日出来散心,入市未带随从,是我过失。诸侍官若有空闲,可跟某回庄验证身籍,尚有些许心意送上——若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最新章节列表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正文全文阅读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我叫魏叔玢,女,十五岁,待嫁未婚……

在她身前,母亲裴夫人也是这般正坐着跟崔家娘子语言,满面堆笑,好生谦和。

她也很想去加入他们,却被怙恃拖着留下陪侍会客,谁叫她是魏家长女呢。说到底,她家又不是来凑热闹休闲嬉戏的——

眼前情形,却恰恰反了过来。

魏叔玢瞥一眼自己的父亲,只见当朝第一名臣魏宰相拱手端坐,正掀动瘦长脸上的山羊胡子,起劲挤出微笑,做平和可亲诚意十足状。

也难为他了,就是朝见当今大唐天子时,魏侍中也未必肯云云着力奉承。

跟崔卢郑王相比,照旧差了不止一个级数。

“夫人刚刚说,前几位郎君和小娘子都已订亲,”母亲裴夫人最先切入正题,“那媒氏所提的第三——”

魏叔玢明确这是让怙恃相看女婿了,刚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回避,崔家人挺利索,一眨眼,围障后就转出引路婢来。

只见这郎君果真是面如冠玉肤色白嫩,头绾三绺相貌可爱,两只小手扎煞着做揖打拱,活似佛画上的化生童子一样平常——

留下来做什么?那自然是……讨价还价。

买尊金佛当女婿,得花几多钱呢?魏叔玢耐着性子听下去,怙恃又跟崔大姑扯了半天,终于探出了口风——要三万绢。

裴夫人连忙最先打嗝害喜,魏宰相手捻着下巴,差点没揪断自己的山羊胡子。

裴夫人叹息一声,看女儿一眼,又下意识抚了抚自己肚腹。

魏叔玢再也忍不住,惊咦作声。这岂非是在说她?

崔大姑和怙恃都转脸来看她。魏叔玢眼前又飘过一团灰雾:

“不是妄想叫我嫁给崔三郎么?怎么又出来个死了原配的高官重臣?”她怙恃一个女儿想嫁一再?

“崔三……”母亲又一次逆气上涌,“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谁告诉你那是个小郎君!”

“啊?”魏叔玢张大了嘴,“那是什么?”

“你不是显着听到她小字‘瓦奴’么?念书这么多年,都读到那里去了!”

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

“阿玢,你真是荒唐,”父亲魏征也皱着眉训斥,“要是崔家郎君跟你订亲,男女哪能这么果真晤面?我家门风何在!”

以是……今天怙恃是带她这个做长姐的,一起给大弟相看新妇来了?

魏叔玢脸上徐徐发烧,心下忽也名顿开。

不光不值三万绢,只怕还要被卖了赚五万绢。

“说的到底是谁?”魏叔玢心惊肉跳。

“上柱国、宿国公、左领军上将军——程咬金。”

“程——”魏叔玢眼前一黑,险些没晕已往。

魏叔玢耳中嗡嗡着,听到母亲声息虚弱:

程咬金性情好?那你崔大姑不如自己嫁已往享福……魏叔玢抬眼一看,父亲手抚髯毛,居然还在大点其头:

“某与程公,在瓦岗寨里就结识了,这么多年一直友好不浅。看在我的体面上,想必程公也不会亏待小女。”

魏叔玢转脸去看母亲,裴夫人面无人色,却也闭嘴不语了。

挺正常的事,正常到都不必瞒着女儿谈论。谈此外也都是虚话,真正有用的只有:

五万绢!崔氏女!五万绢!崔氏女!五万绢!崔氏女!五万绢!

以后的日子,且不必想。她魏一娘子不会就这样认命。

那天下战书,魏叔玢只觉自己是世上最凄凉的待嫁少女。但到了夜晚,她就推翻了这个认知。

​第一章附注:

正文是故事,附注是谈历史的。附注里提到的种种史料文物考证等,作者对其真实性认真。

这不算生僻史事,也不多说了。通鉴第二百卷总结得较量精练:

昵   称:

分享到微博    谈论并转载此博文

以上网友讲话只代表其小我私人看法,不代表扒头条网的看法或态度。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唐宫奇案之血玉韘

剧情简介:唐贞观九年,前太子李建成的长女李婉昔在自己出嫁婚礼上缢死,是自杀照旧他杀,情状难明。太上皇李渊的小儿子、宰相魏征的女儿、两个叫天子李世民“娘舅”的贵族青年,四人联手查案,而涉案凶嫌竟包罗当朝长孙皇后、太子李承乾等人。随着视察深入,一件件与“玄武门之变”亲近相关的宫闱血腥内幕被揭开。此时唐军正在举行吐谷浑战争,各方人士也相继卷入事务漩涡。国都长安暗流涌动,开国不到二十年的大唐王朝,面临着严肃的生死生死磨练……

第一章??魏叔玢相亲

一月尾还很冷。在这光德坊角的高丘上,她家——宰相魏府用障幕围起了一圈逍遥,阻隔路人视线,却阻不住冬末春初的寒风割人肌肤。于是又在障幕中央放置一个大铜炭炉,父亲、母亲和来访的客人各据床坪,围炉而坐。

魏叔玢是小辈,只能坐在下风口,炉炭冒起的灰烟一阵一阵吹向她脸上,呛得她一直低头咳嗽,拉脱手巾来揉眼。揉完了仰面,却见父亲魏征叱责地瞪着她,赶忙揽住膝上的白铜小手炉,正襟危坐,不敢乱动。

悄悄叹一口吻,魏叔玢移开眼光,望向高丘下的河渠、坊墙、坊外西市街景。今天天气好,在这光德坊西北隅水渠边圈地游乐的人家不少,她的几个弟妹都在丘下玩耍,笑语声隐约随风传来。

母亲裴夫人的帔巾祆裙以绛褐色为主,十分正经简重,又一直弯腰陪笑。挺腰坐在她扑面的崔家娘子,倒是一身艳丽的朱帔绿袄石榴裙,神色冷淡自豪。若是有个不知情的人进来,准以为裴夫人是下属司官的眷属,正在谒见上宪夫人崔娘子。

可着实,叔玢的父亲魏征,现在已检校侍中、进爵钜鹿郡公,爵至正二品,官至宰相,“直臣”声望名震中外,天子敬重,朝野赞誉。而且“侍中”是门下省首长,正是“黄门侍郎”崔民干的顶头上司。要论起上下官爵,颔首哈腰满脸堆笑的该是崔家人才对。

崔家娘子满嘴说的是“长男已聘荥阳郑氏、次男定了赵郡李氏、长女许嫁我母家侄儿、前日又有太原王家儿郎来求次女”,猜也能猜到了。母亲裴夫人——着实是父亲魏征——稀罕人家博陵崔氏的门第,巴望跟人家攀亲呗。

他家身世的钜鹿魏氏,提及来也是汉曲阳侯魏歆之后,经学传家、世着名士,魏兰根、魏收、祖父魏长贤都是百年内着名的上将宿儒,魏氏一门在燕赵河北也算得上名号响亮——

一个强烈的打嗝。裴夫人忙抽出帕子捂嘴,连称“失礼”。魏叔玢移已往帮母亲抚背顺气,这情形她近一两个月见惯了。母亲近七年怀了五胎,前四个都没有这一个折腾得厉害。父亲倒是兴奋,说“能闹腾的就是男胎”,一心准备迎接第四子……想想父亲大人魏宰相也有五十几岁了,身子骨倒还挺壮实。

坐在主客旁边的崔大姑,是崔侍郎的寡居堂姐,也算这回相亲的引介媒妁,倒还认真,扭头向崔氏娘子说:“裴夫人身子不爽,未便多延误,叫瓦奴过来见一见吧”。崔娘子便也点了头,命仆妇去叫人。

于是她未来的夫婿这就要露面?魏叔玢赶忙缩到母亲自后低下头,又忍不住好奇心,偷偷露出一只眼,觑向围障入口处。不知这位崔氏的第三郎,是怎么样一位长身玉立、仪表堂堂的高门士族令郎呢?

“瓦奴,去向魏相和夫人见礼。”崔家娘子付托着,婢妇带着三郎走来拜下,魏征和裴夫人都欠身还礼。躲在母亲自侧的魏叔玢却看呆了。

我叫魏叔玢,门下省侍中宰相魏征长女,年十五岁,已行过笄礼,待嫁未婚……怎么也是堂堂相府千金,怙恃这是妄想把她卖给崔家做童养媳?

魏叔玢耳中嗡嗡作响,母亲却似乎丝毫没在意她,携起崔家小儿来好一顿夸赞,又将怀中铜手炉转递给女儿,捋袖露出腕镯。魏叔玢恍模糊惚地接过手炉,一个没拿稳,那铜炉滑摔到地面上,砰地一响,炉盖弹开,内里炭块火星溅洒了一地。

声响来得突然,崔家三郎吓得一抖,挣开裴夫人扑回保姆怀里,又躲在裙后死活不愿再出来。裴夫人褪了金镯招呼,要作晤面礼给他,也不中用。崔氏娘子看在眼里,训两句“这孩子没规则”,五岁小童哇一声哭了起来。

这下谁也没辙了。将要订亲的崔三郎就这么糊着满脸眼泪鼻涕,被保姆抱出了围障。崔娘子也借机告辞,款款步出,只把做媒的崔大姑留了下来。

“魏相现在深受主上重视敬爱,官高位尊,朝野上下连平头黎民都知道,魏公乃是天权星君下凡,专一来助大唐开万世基业的。我崔家就差太远了,世代只知道念书务农,家里穷得很,只怕新人受委屈……”

挺好,启齿就哭穷,也算切入了正题。魏叔玢低着头,听怙恃连连谦逊,说“我魏家也身世寒微宅院俭素”等,那崔大姑十分精悍利落,帔巾一挥笑道:

“相公夫人所说虽然是真相,魏相是大才子、大清官,从不贪财!不外到底正二品封爵的宰相家,照旧比我崔氏蓬门宽裕得多。前几日还听人讲,前年魏相进一言劝谏,中宫皇后一次就赏了四十万钱、四百匹绢。赐物几多岂论,难堪这份光耀啊!”

啧啧,崔卢等五姓真不愧“卖婚家”的诨号,谁人上门求亲,连人家的特殊收益都探听得清清晰楚,论财开价,灼烁生意营业,童叟无欺……再想想那还不到大人腰间高的崔三郎,人家这生的哪是子女,明确是一尊一尊的真金佛像嘛。

魏叔玢简直吓呆了。这几年母亲生育频仍身体欠安,她身为长女,也常资助管家,颇知民间物价。三万匹绢都能堆起一座小山了,十户中人家产加一起也未必有这么多。

刚刚提到父亲谏长乐公主出降妆奁那回,皇后犒赏魏家四十万钱、四百匹绢,四十万钱也不外值八百匹绢,加一起一千二百匹,还不到崔家要价的十分之一。她父亲一年禄米职田月俸役课等通例收入,还不到七百匹绢。这几年天子恩宠,赐了几处田庄,思量名声,租税不敢多加,魏府生齿又不少,每年节余险些没有。崔民干家狮子大启齿,张嘴就是三万绢,魏叔玢左看右看,那五岁小童就算真是真金打铸的,蒸熟拆骨论斤分两称卖,也不值这多钱。

崔大姑倒是一副有恃无恐样,闲闲笑说:“相公和夫人别怪我家贪财,时世云云,欠好自贬的。两位都知道范阳卢,照旧房玄龄相公夫人的本家,房相给宗子遗直求亲,好说歹说,给了四万段聘礼,新妇才进门。尚有世绩公,太上皇赐姓李氏,武德年间就封国公,位极人臣,多概略面?去求婚荥阳郑,郑家嫌他家在隋只是一介乡绅武人,死活不允,任出几多钱就是不允许。虽然了,巨鹿魏是河北士族,魏相又名声清直,攀亲也是光耀门楣,我崔氏是恳切议婚……”

魏叔玢推测母亲的意思,这才是魏家这一辈的头桩亲事,就要砸锅卖铁凑家当了,她下面尚有两个妹妹三个弟弟,再加上母亲肚子里这一个,按父亲的心愿,都想跟崔卢郑王家嫁娶——魏玄成公照旧别做人世宰相了,上天去当财神更有用些。

“相公和夫人回家仔细商议,这桩亲事倒也不忙着定,眼下来求瓦奴的不外只有两三家而已。”崔大姑笑得愈发亲热,“且说另一头亲事,上回提了,有位高官重臣,原配去世,想续娶一位身世士族、父祖在朝有又基本的王谢仕女,聘礼出到五万绢!第一小娘子再适合不外,魏公和夫人可有意么?”

这么熟的诗经名篇,居然忘得一干二净。再想想谁人眉目秀气粉嫩羞怯的小娃,果真更似个女童。母亲又褪了镯子给她做晤面礼……原来那是崔家的第三小娘子啊。

崔家开价三万绢,怙恃要罄尽家产地凑聘礼,那自然只会是为了明日宗子叔玉,能娶一位崔氏高门“冢妇”进家奉宗庙。她一个早晚是别家人的女儿,居然会以为自己能值三万绢陪嫁,可真是自作多情了。

“那位重金求娶小娘子的高官吧,”崔大姑还在絮叨,“少年虽寒贱些,现在已功名富贵俱全,本人是当朝名将,父祖也都追封官职,以魏相的尊位,收这女婿也未尝不行……”

程咬金诨号“混世魔王”,到魏府做客时,魏家姐弟几个按捺不住好奇心,曾经躲在屏风和窗扇后偷看,只记得程上将军魁梧肥胖,肚子大得出奇,满脸髯毛险些看不到口鼻,凶神恶煞的容貌,跟庙里的金刚力士像不差什么。嫁给他当填房?只怕婚礼当晚就得填了他的肚子吧!

“这事吧,还得从长计议。程上将军快五十的人了,前房孙夫人生的好几个子女都比阿玢大。阿玢才十五,嫁已往老汉少妻的,她又傻傻笨笨,怎么斗得过前房男女……”

“夫人想多啦。老汉少妻,才会疼人,小娘子嫁已往,等着享福就行啦。魏相说是不是?程上将军别看长得凶,着实性情可好了,家里又富得流油……”

“就是啊!”崔大姑一拍膝盖,笑得盛饰艳抹,“程上将军也是正当壮年,现在许了婚,没准儿明年今天,魏相和夫人就抱上外孙了呢!”

是了,当世豪家考究正配门第,却不那么在意元配与继室的区别。不少高门贵女甚至公主王姬初婚,都嫁了比自己大几十岁的夫婿为继室,也被赞美为好姻缘。她的怙恃这也不算坑害女儿,只是……卖女儿换彩礼,以便为儿子娶五姓女而已。

魏叔玢低着头站起来,微一万福,默默向山坡下走去,不再旁听怙恃和媒妁部署自己的婚嫁细节。这应该算是知礼遵法的体现吧,她想,父亲或许面露赞许之色了。

冬末春初的风可真冷,遥遥送来渠水边弟妹们细碎的啼声,听在耳中竟十分生疏。他们能这样无忧无虑玩耍的日子,还剩几多?魏叔玢知道自己是不能再加入他们当中了。

她沿着围障闲步而行,听到围障外清晰的人声和马匹喷鼻声后,用力一推,撑立在竿上的障幕应手倒下,砸到了自家期待在外的牵马仆夫。

左手揽起间色长裙,迈步踩过障幕,魏叔玢夹手夺来坐骑缰绳,认镫上马,趁着所有人都还没醒过味来,催马疾驰,沿着光德坊内蹊径没命价逃开。

死后迅速响起追赶的喧嚷声,风声也在耳边呼呼直响。魏叔玢忍住满眶眼泪,握紧缰绳,伏低身子,催夹马腹,听凭坐骑撒开四蹄泼喇喇狂跑。

1.[特字号大写]这是小说!编的故事!不是历史上发生过被明确记下来的史实!主要的事说三遍,主干情节是虚构的虚构的虚构的![/特字号大写]所有我没在附注里保证真实的工具,也请先当成假的来看。

可是每章后面的附注,只会写“小说里提到的这部门是历史上真有的哦作者很厉害吧啊哈哈哈哈哈……”而那些阻止不了的“州官放火改史”部门,嗯,为了不剧透,会等到全文填平(能吗?)后再集中说明(或许)。

2.小说故事主线发生在唐初贞观九年前后,涉及到的史事规模则可上溯到隋代。不保证不会歪曲(所有人心目中的)历史人物形象,读者若是看到自己偶像泛起在这文中,最保险的要领就是点X退……

4、房玄龄、魏征、李世绩向崔卢郑王等“山东高门”高价求婚的事,史书在叙述《氏族志》时提了一笔。细节虽然是我施展的。

唐代中原河北一些各人族沿袭南北朝遗风,自认“门第高尚”,不愿意与庶族通婚、连皇室都看不上,而许多大臣士人也认可人家高尚,千方百计送钱要与人攀亲。李世民看这事不顺眼,叫妻子的娘舅宰相高士廉主编一部《氏族志》,打压这些山东高门的气焰,效果娘舅没剖析向导意图,修成的《氏族志》初稿,照旧把博陵崔民干(就本章里魏征投合的那家)定为第一等高门,骑在皇室头上。

李二陛下于是跳脚开喷,厥后又直接下诏定政策让生二胎……不是,让山东高门的代表“五姓七家(陇西李、赵郡李、太原王、荥阳郑、范阳卢、清河崔、博陵崔)”之间禁绝相互通婚,更不许收高价聘礼或陪嫁。虽然这明发诏书也是搞笑的,他自己都没遵守,他号称自家身世陇西李(或赵郡李),却为儿子李治娶了太原王家的媳妇。

初,太宗疾山东士人自矜门地,昏姻多责资财,命修《氏族志》例降一等;王妃、主婿皆取勋臣家,不议山东之族。而魏征、房玄龄、李勣家皆盛与为昏,常左右之,由是旧望不减,或一姓之中,更分某房某眷,高下悬隔。李义府为其子求昏不获,恨之,故以先帝之旨,劝上矫其弊。壬戌,诏后魏陇西李宝、太原王琼、荥阳郑温、范阳卢子迁、卢浑、卢辅、清河崔宗伯、崔元孙、前燕博陵崔懿、晋赵郡李楷等子孙,不得自为昏姻。仍定天下嫁女受财之数,毋得受陪门财。然族望为时俗所尚,终不能禁,或载女窃送夫家,或女老不嫁,终不与异姓为昏。其衰宗落谱,昭穆所不齿者,往往反自称禁婚家,益增厚价。

??????????

你可以审查更多内容,还可以谈论、转发微博。

服务热线:4000 960 960(小我私人/企业)服务时间9:00-21:00 4000 980 980(广告主)服务时间9:00-18:00 (按当地市话尺度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