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 最后匹俦赴死

人物 2017-09-19
953

当初跟张学良铁的穿一条裤子的郭松龄,为何最后却背叛了张家?

张学良郭松龄孙辈聚首家乡

《少帅》黄品沅造型凸现郭松龄刚正坚韧

奉军五虎将之一,豪爽轻财,重义轻利 拒绝随郭松龄反奉而被枪杀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允许证号:3312011001

郭松龄

郭松龄

  年头,历史人物传奇大剧《少帅》在电视上热播,其中张学良、郭松龄等人物引发观众热议,尤其被称为军事天才、毁誉参半的高级将领“郭鬼子”——郭松龄的倒戈反奉,兵败巨流河,最后匹俦赴死的故事让人扼腕叹息。张学良对此事抱憾终生,惋惜失去一生中最可倚重之人。

  现在,若九泉有知,张学良的遗憾或得稍许释然。5月7日,张学良与赵一荻的长孙张居信先生,郭松龄的孙子郭泰来先生,在郭松龄去世90余年后,于家乡晤面。

  鲜花、掌声,5月7日,张学良的孙子张居信先生,郭松龄的孙子郭泰来先生在观陵山艺术园林首次相见。

  张居信身段不高,气质儒雅。由于在出生长大,他的汉语说得不太流利,相同有时会泛起难题,但他始终起劲地听、起劲地相同,听不太懂时会说“歉仄”。郭泰来先生虽已年近七旬,但身段魁梧,气宇轩昂,颇有将门之后的风范。

  晤面时,郭泰来先生将父亲郭洪志生前一直生涯的一面铜镜送给张居信先生。当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时间,都热泪盈眶。那一刻,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祖父,想起了祖父一辈的英雄壮举,各自心潮涌动,心情久久不能清静。

  解放后多年来,郭松龄的儿子郭洪志一直千方百计地想和张学良取得联系,重新续接上两家近乎亲情的缘分。但由于张学良其时在台湾被幽禁,始终没能联系上。郭洪志希望在张学良九十寿辰的时间,送他一面铜镜,取“镜可鉴人”的寓意。可是一直到他去世,这个愿望照旧没能实现。郭洪志送张学良铜镜的愿望自然传给了他的儿子郭泰来。2001年,郭泰来无意在美国见到了张学良,但遗憾的是,他其时没有带上铜镜。几个月后,张学良先生去世。铜镜成了郭泰来先生未了的情结,时常叹息何时能够再与张家人相聚!

  熟悉那段历史的人对郭松龄这个名字都不会感应生疏。郭松龄,字茂宸,出生于沈阳市东陵区深井子镇渔樵村,比张学良大18岁,是张学良在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的先生。因反满清和反军阀而横戈跃马、驰骋战场的郭松龄,是早年的同盟会会员。张学良、郭松龄结识以后,志同志合,相知恨晚,情同骨血。两人之间,“不只是相知,而且相谅”。虽然两人有时也争论得面红耳赤,但之后谁也不抱私见。

  1925年,郭松龄发动了著名的反奉战争。对于郭松龄的爱国正义行动,张学良是同情的,但要让他阻挡自己的父亲,张学良照旧做不到。由于的兴兵干预干与,反奉功败垂成,郭松龄匹俦被害。张作霖下令,将二人遗体在小河沿暴尸三日。

  张学良对于郭松龄匹俦的死十分惋惜。据张学良的随从副官周文章回忆说:张学良一得知郭松龄被俘的新闻,就命人拟电报稿,将郭氏匹俦押解到他的司令部来。但“未等电报发出,已闻郭氏匹俦遇害了。张学良看完郭松龄匹俦遇害的电报,跺了跺脚,叹了口吻说,"完了"。张学良还将总部送往各部传示的郭氏匹俦遗体照片及文件,批了“以火焚之”四个大字,不忍见郭氏匹俦的惨状。

  郭松龄匹俦被杀事务,令张学良抱憾终生,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

  郭泰来说:“爷爷郭松龄死后,张学良来到我们家,给我曾祖怙恃跪下并流着泪说:"对不起,我没有掩护好郭年迈。"我们一家都很感动。在张学良九十寿辰的时间,我父亲想送他一面铜镜,取"镜可鉴人"的寓意。可是这个愿望直到我父亲去世,最终照旧没能实现。”

  在郭松龄被杀之后,张学良曾说:“郭茂宸是一个难堪的人才,若由我处置赏罚,应让其出国深造,以后再为东北地方之用。”直到西安事情时,他每遇不顺就会说:“如郭茂宸在,就不会这么难题了!”以至他在厥后的幽禁岁月中仍时时难忘郭松龄,“九·一八”事情50周年之际,张学良在台北探视病中的齐世英,两人回忆起郭松龄,都以为:“若是郭松龄反奉乐成,中国历史将改写,可能就没有"九·一八"事情。”他甚至说:“若是其时郭松龄在,日本就不敢发动"九·一八"事情。”

  而郭家后人也一直惦念着海峡那里的张学良将军,郭洪志老人在20世纪90年月得知张学良恢复人身自由后,就对儿子郭泰来说:“有时机一定要去探望张将军,他和我们郭家有缘。”而且准备了一块铜镜要送给张学良。

  儿子问他为什么要送铜镜,他说:“镜可鉴人,张将军做人灼烁磊落,令人钦佩。”

  2001年,郭泰来出国会见途经夏威夷,经由艰难的起劲终于见到了张学良先生。他对张学良说:“我是郭松龄的后人,我代表全家来看您。”那一刻,两人都百感交集,张学良一再颔首,让郭泰来先生格外激动。遗憾的是,郭泰来此次出国没有带来父亲特意为张将军准备的那份特殊礼物铜镜。几个月之后,张学良将军去世,这面没有送到的铜镜成了郭泰来一直的情结。

  郭泰来先生1949年生于,曾任北京市工艺美术整体董事长,为北京市政协常委。张居信先生比郭泰来小13岁,1962年生于美国旧,斯坦福大学结业,现在美国谋划IT工业。

  一面铜镜不仅见证了张学良的磊落人格,也映现出张郭两家子孙不忘祖辈遗志和拳拳爱国之心。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随着民国历史人物传奇大剧《少帅》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热播过半,其中张作霖、张学良、郭松龄等人物引发观众热议,尤其是被网友称为军事天才,毁誉参半的高级将领郭鬼子郭松龄,在克日剧情中师生反目,倒戈反奉,兵败巨流河,最后匹俦赴死而到达热潮。

对此,采访饰演郭松龄的资深实力派演员黄品沅时,他的回复也有些极重:“军阀混战时期,内忧外祸,民不聊生,每小我私人物的态度,都是依据自己的理想、信仰和追随的主义以及其时的时势所作的选择,功过是非很难评判。我只是依据剧本和导演的要求来完成这个角色。”而郭松龄在《少帅》里的人物泛起,读过郭公相关史料的观众都看得出来,是切合这小我私人物的历史原型的。相对于郭松龄的人生决议,黄品沅体现,郭将军为救东北御外侮,最终举义反奉是这小我私人物一定的历史使命,而感伤很深的,尚有郭松龄匹俦休戚相关,生死与共的凄美恋爱。

黄品沅:有妻云云斯复何求

而在讲武堂和厥后的整军以及两次直奉之战中,郭教官和张学良的相知趣交到相知,以及郭将军在奉军职位的迅速提升,直至最后和张学良的过命友好,都因由了夫人韩淑秀的实时勉励和点拨。纵然在生命之末,在郭将军举义反奉,兵败巨流河的逃亡途中,郭夫人还劝慰将军:“输赢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期。”将军答道:“噢,又比我如项羽了。”郭夫人:“不,你不是项羽,你尚有我。”

这样一个奇女子和一个本可以改变历史的傲世雄才,终竟同年同月同日统一个时间,被张作霖和谋士杨宇霆迫切屠害。黄品沅直言,生灭若弹指,一瞬共土灰,有妻如斯夫复何求。

谈到剧中饰演郭松龄妻子韩淑秀的演员王一楠,黄品沅说,她是一个很是敬业的好演员,在片场的相互碰撞和默契,呈奉给了观众他们这一起的提携相亲和人生谢幕时的精彩悲情。黎叔特殊强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一定要让观众看到的,是你们匹俦对生命的眷恋和热爱,吐露出来的真情要像初恋般的热切和深情,在这样的优美情绪气氛里,生命的嘎然终结才有特此外意义。而做为观众的我们,确实被那凄美的一幕所感动,所掳获。谢谢张黎导演,谢谢黄品沅,谢谢王一楠。期待你们的更多佳作。

1924年10月25日,随着大总统曹锟被冯玉祥囚禁在总统府,第二次直奉战争也到此画上了句号。直系军阀的风物不再。北洋政府权力机构再一次重组,倒戈的冯玉祥与入关的张作霖最先重新划定势力规模。

久居关外的东北王张作霖踏上了入关之路,准备与冯玉祥分享这难堪的胜利果实。随即,张作霖倾轧冯玉祥逐渐控制了北洋政府。但凡事盛极而衰,就在张作霖一直向南扩张的时间,一小我私人的倒戈却使张作霖元气大伤,再无力统一中国,也正由于此,北洋军阀威风不再,正如丁中江先生所说的,“这次倒戈,敲响了北洋军阀的丧钟。”

这位倒戈反奉的人就是郭松龄。

随着前段时间剧《少帅》的热播,这位“郭鬼子”也成为陌头巷尾热议的人物,笔者今天就聊聊,郭松龄,把他反奉的事儿拿出来说说。

自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就分成了三大派,直系,先后以冯国璋曹锟为首。皖系,以段祺瑞为首。奉系,以张作霖为首。这其中,张作霖最为被人瞧不起。事实老张不是北洋自己的兄弟,而且总透着一股匪气。

因此,奉系在北洋政府中也是最不招待见的,东北是你的底盘,我们不招你,你也别入关瞎搀杂事。

可是,张作霖一代枭雄,从土匪到东北王,自然有他自己乐成的原理。不受北洋政府的待见,张作霖便只管洗白自己,事实张作霖野心不仅仅在于东北这块黑土地上。

以后张作霖除了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也起劲在军中作育新式的军事人才。而且使用关内各派军阀的矛盾,使自己的势力渗入到北京。

正是这个缘故原由,奉系分为了两派。一派以张作霖为首,有张作相等人,基本上是随着张作霖打天下的这帮人。另一派以张学良为首,有郭松龄,杨宇霆等人,他们属于受过新式军事教育的人。虽然,这两派的头头是父子,二人之间并没有许多的嫌隙,更多的则是下边人的勾心斗角。

而在张学良这一派内部,也不是很太平。杨宇霆,姜登选与郭松龄,李景林反面。杨宇霆等人属于士官派,郭松龄等人属于陆大派。双方谁都瞧不起不谁,张学良得不得不经常居中调停。

有派系就会有矛盾,而如那里置赏罚矛盾,除了妥协,或许就是战争了。

郭松龄,字茂宸,辽宁沈阳人,陆军大学身世,他投靠张作霖之前曾经在广州加入过革命,因此算是一个有头脑的人。由于身段高峻,喜欢与通俗武士穿一样的制服,酷似俄罗斯武士,以是人送外号“郭鬼子”。

投靠张作霖后,郭松龄担任辽宁陆军讲武堂的讲师,在这时期结识,由于张学良在此学习,以是他们二人有了接触,郭松龄算得上是张学良的启蒙先生,因此张学良很看重郭松龄。

郭松龄为人严谨,服务认真,张学良以为郭松龄是一个可以托付大事的人。因此,在张学良脱离讲武堂后,依然与郭松龄联系,而且经常向自己的父亲推荐郭松龄。

张学良带兵之后,郭松龄就一直在他手底下做他的副手,听说二人曾经睡一张床,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

张学良时常对人讲“郭松龄就是我,我就是郭松龄。”而郭松龄对于张学良,也是死心拥护,至心实意。这样的关系,导致张学良在郭松龄倒戈之后,在张作霖眼前异常尴尬,无法交接。

北洋政府内部各个派系争斗一直,段祺瑞与冯国璋二人由于对南方军阀的战和问题闹掰了,于是段祺瑞的谋士徐树铮建议其让张作霖来资助搪塞冯国璋。于是在徐树铮的建议下,张作霖派队伍由杨宇霆向导在秦皇岛一带截获了冯国璋的军器辎重。

自此最先,张作霖一直向关内扩张。而杨宇霆也因此获得了张作霖的欣赏,从而在奉系内部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段祺瑞靠着外助把冯国璋挤出决议圈后,段祺瑞又倾轧他的同盟同伴。因此,在曹锟与张作霖商议之后,发动直皖战争,段祺瑞也被挤了出去。

北洋政府的这几年基本上都是在内讧,段祺瑞赶走了冯国璋,曹锟又赶走了老段,虽然是一个圈子,各人都在北洋,但各自有各自的妄想,从来没有握紧自己的拳头。

随即,曹锟成为北洋政府的向导,张作霖的势力也一直扩大。按以上纪律来看,这二人也要开战了。很快,发作了第一次直奉战争。效果以奉军的失败了却。正是由于失败,才使得张学良一派迅速崛起,其中就包罗郭松龄。

在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奉军被直系吴佩孚打得大北。奉系的一些老人都折戟沉沙,损失戎马钱粮无数。唯独姜登选,杨宇霆等新派人物人在滦河一带全身而退,为奉系军队挽回了一些颜面。

郭松龄之以是能够一直往上爬,与张学良的关系是其一。其二则是得益于张作霖对于奉军内部的刷新。

战争的失败使得张作霖熟悉到刷新的须要,因此张作霖最先重用新式武士。张学良力荐郭松龄,郭松龄也先后被提升为团长、旅长;而且掌握了现实的练兵事情。

张作霖也算是卧薪尝胆,在东北举行建设事情,生长经济,追求奥援等等。而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则是为了再与直系曹锟一战。不久,曹锟在北京果真倾轧大总统黎元洪,自己本人贿选大总统,天下上下怨声载道。张作霖感应时机来了,于是准备发动第二次直奉战争。

在战前准备时代,张学良,郭松龄,李景林和张宗昌四人义结金兰,向张作霖体现出关接触,只许赢,不许输,请求张作霖给予富足的后勤支持,而且强调四人打败直系军队之后,不抢土地,不做督军。这算是一个战前宣言吧。

随即,第二次直奉战争发作。

(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的奉军炮兵)

在此次战争中,曹锟的军队后院起火,直系将领冯玉祥趁吴佩孚北上抗敌,后方空虚之际,倒戈反直。而且发动了震惊天下的北京政变,将清帝溥仪赶出紫禁城,将大总统曹锟囚禁于总统府。通电天下招呼清静。

直系的大本营被冯玉祥一锅端掉了,前方作战的吴佩孚实时调整作战目的,准备先打败张作霖,然后回师诛讨冯玉祥。可是吴佩孚却没有想到奉军早已不是第一次直奉战争时的样子,吴佩孚非但没有打败奉军,自己反被包了饺子。无奈之下,吴佩孚率部杀出一条血路,逃之夭夭。

吴佩孚从塘沽入海,远赴江南。自此,直系瓦解,北洋政权落到了张作霖和冯玉祥的手里。

在这场战争中,郭松龄的战绩尤为突出,在山海关的正面战场,郭松龄冒着炝林弹雨截断了直系军队的退路,使得直系军队所有被俘而且缴获大量辎重。有了战功自然就有了语言的资源,郭松龄希望张作霖能够给他升官,若是要是能做到一省督军,那自己的政治前途就一片灼烁了。

吴佩孚败后,李景林的队伍占领了天津。天津是直隶督军的所在地,北方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央,其职位在北方仅次于北京。

九河下梢天津卫,风物人文天下压倒一切,李景林进津后就看花了眼。希望张作霖授予其直隶督军的位子。张作霖本想把这个位子给王承斌,可是无奈李景林已经占山为王,也就允许了。

郭松龄闻听后表达出了强烈的不满,原来说好的不做督军,不占土地,可刚进了天津,李景林就背弃了誓言!但这还不够,让郭松龄郁闷的,还在后面。

随着直系的完蛋,冯玉祥与张作霖势必会举行新一轮的斗争而且划分势力规模。张作霖的实力比冯玉祥强许多,因此冯玉祥在谈判中处于弱势职位,凭证二人的协议,张作霖获得了江苏,安徽,山东和直隶四省的势力规模。

(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后,张作霖约请早已没有任何实力的段祺瑞出任暂时执政,来主持北洋政府。由于没有经由选举,以是不称总统,只作为暂时执政并处置赏罚当下的种种问题。图片左二为冯玉祥,左三为张作霖,左四为段祺瑞)

由于张作霖畏惧舆论倒霉,因此选择这四省督军的时间没有选择和他一样土匪身世的兄弟们。为了镌汰国民对于土匪的恐惧与质疑,张作霖在这四省督军的任命上显得特殊为难。

此时,郭松龄提议,由张学良任直隶督军,李景林任山东督军,张宗昌是降将,把他派到最前线,任江苏督军,姜登选为安徽督军。而自己呢,做热河都统,而且依旧资助张学良练兵备战。

可是张作霖却没有凭证郭松龄的建议去任命,派了姜登选做安徽督军,杨宇霆为江苏督军,李景林为直隶督军,张宗昌为山东督军。

郭松龄便越发郁闷了,以为自己接触最认真却什么也没获得,反而把阻挡自己的杨宇霆,姜登选都任命为督军。

江苏是战争的最前线,一旦张作霖想要对南方用兵,那么江苏的军队一定打头阵。让杨宇霆这个纸上谈兵的家伙督军江苏,老张也太糊涂了。由此,郭松龄对张作霖越来越失望。

而且结义的这四个兄弟,除了张学良,另外两人都当了督军。张学良的职位在那放着了,当不妥督军的无所谓。可对于郭松龄来说,就太不公正了。郭松龄逐步感受到自己在奉军中生怕没有出头之日了。

以后,张作霖依附着自己的军事实力在与冯玉祥的权力斗争中占了优势。可以说雄视天下,张作霖也自鸣自得的对人说:“现在,只有我打别人的份,没人敢打我了。”于是,起劲准备进攻长江以南。

可张作霖想不到,就是在没人敢打他的日子里,突然就蹦出来一个敢打他的人:孙传芳。

被称作“东南王”的孙传芳是直系中最后的雄师阀,雄踞浙江,虎视东南,对于张作霖的行为很是不满。在张作霖整军备战时,孙传芳便扬言:“告诉张胡子,只要他敢来,我就敢打他。”

1925年10月8日,孙传芳主持聚会会议阻挡张作霖。令出席代表感应意外的是,冯玉祥也派人加入了聚会会议。孙传芳察觉到冯玉祥与张作霖的矛盾已不行协调,更是坚定了与张作霖开战的想法。

孙传芳向浙江金融界乞贷100万,以准备秋操的名义调动军队。10月15日,孙传芳在杭州自封“浙闵苏赣皖联军”总司令。通电讨奉。

作为张作霖的小诸葛,杨宇霆被张作霖委以江苏督军的重任,此时奉军兵锋正盛,兵强马壮,开战也是张作霖想做要的,以是杨宇霆没有败得原理。

可是,杨宇霆却做出了一个连孙传芳都想不到的决议:跑!

杨宇霆以为奉军在苏皖没有基础,与其战而败,不如全身而退。在经由一系列的部署之后,杨宇霆于18日夜渡江北上。

于是,孙传芳所向披靡,21日进驻南京城。此时,距离他通电讨奉,仅仅6天。浙奉战争,犹如一场闹剧,而丢人的,不仅仅是杨宇霆,更多的是在后面统筹全局的张作霖。

正在浙奉战争举行的如火如荼之时,郭松龄正却作壁上观,在日本观操,即是被张作霖外放了。郁闷的郭松龄感应自己在奉军呆着真的是“前途无亮”了,与内部职员的矛盾,立了战功没有获得夸奖等一系列的怨气,使得郭松龄将矛头瞄准了张作霖。

而在日本观操的不仅有郭松龄,尚有冯玉祥的国民军,由韩复榘带队。双方在被日本人部署在一个住处。在这种仰面不见低头见的情形下,便有人劝郭松龄和韩复榘谈判,与冯玉祥团结。

郭松龄思前想后,追念起张作霖的种种作为,赏罚不公,头脑太旧,感受其没有成大事的前途。于是,决议团结冯玉祥,而是否阻挡张作霖,则要视情形而定。

在与韩复榘的谈判中,郭松龄便体现出对于张作霖的不满,而且强调自己身为武士,不做某一人的走狗。若是张作霖下令自己打国民军,自己绝对不干!

韩复榘回国后将此事见告冯玉祥,冯玉祥显得异常兴奋,便下令韩复榘与郭松龄再谈一下,向其转达相助的意愿。

在杨宇霆战败之后,张作霖并没有处罚杨宇霆。反而是让张宗昌和李景林布防山东以抵御孙传芳,下令张学良和郭松龄整军备战,提防冯玉祥。

郭松龄不愿再为张作霖效力,对张的下令消极执行。

就在张作霖准备卷土重来时,却没想到郭松龄与冯玉祥已经暗通曲款而且即将告竣相助协议。

(一)扫除军阀专横。永远祛除战祸。

(二)实验民主政治,改善劳工生涯即待遇

(三)实验强迫普及教育

(四)开发边疆,生涯领土(直隶热河划归李景林,郭松龄治理东北蒙古,冯玉祥开发西北)

(五)以后两军,犯左列条件之一者,次约无效

1.为攘夺权力,向内地各省战争

2.为达前项战争目的,定立卖国条约,向外国乞贷。

3.引用外国军力,残杀本国同胞。

(六)中央政府之组织及施政目的,以不得故障开发西北及殉国国家权力为限。

(七)此约签字后,即发生效力。

没有确凿证听说明李景林事前知道此条约,可是李景林在签约后得知此事后便也默认了。事实自己在这个条约里获得了认可,而且他和郭松龄关系更近些。

就在签约当日,即1925年11月22日,张作霖下令郭松龄回奉天(沈阳)述职,郭松龄感受自己与冯玉祥的事情可能败事,便在直隶滦州通电反奉,要求张作霖下野,重办杨宇霆,拥戴张学良。

我们无法推测郭松龄是否至心拥戴张学良,正如一些结论称,之以是拥戴张学良是由于以此可以镌汰奉军内部的阻碍。可是可以想象,一旦郭松龄乐成,即即是张学良也无力与他抗衡。

讨奉通电发出后,郭松龄连夜举行部署,而且体现此番讨奉,是要刷新东北政治,休养生息。

郭松龄手下约有八万人,主要驻扎在秦皇岛一带。23日起,郭松龄率领队伍向山海关进发。

驻扎在山海关的是张作霖的老兄弟张作相。在其得知郭松龄的通电之后,自动撤离了山海关,退守连山一带,郭松龄遂进驻山海关。

25日,冯玉祥通电响应郭松龄,而且下令宋哲元将队伍调往赤峰,多林以做响应。

而李景林,却并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通电与奉军脱离关系而且劝张作霖下野。张作霖随即拘押了李景林的家人,而且派许兰洲带了40万大洋来见李景林,李景林随即拒郭反冯。冯玉祥也最先对李景林下手。

26日,姜登选被郭松龄扣押。姜登选在安徽战败,准备回奉天重整旗鼓,却酿成了郭松龄的囚徒。郭松龄随即下令炝毙姜登选并通告天下。27日,郭松龄再次通电,矛头直指杨宇霆。这使张作霖有些疲于应付。

张学良的处境很是尴尬,被郭松龄无厘头的拿来当炝,而且阻挡自己的父亲,张学良也是很是无奈。26日,张学良抵达秦皇岛派人给郭松龄传信,体现不会阻挡自己的父亲。

而郭松龄已经没有转头路可以走了,给张学良连发两封电报,体现一定要推选张学良取代张作霖。双方都无法接受相互的条件,故清静无望。

12月3日,郭松龄攻克连山,12月7日完全占领锦州。张作霖感应自己时势已去,一方面做好了下野的准备 ,另一方面则追求日本的支援。

日本乘隙提出《满蒙新约》,认可日本人在满洲享有土地商租权,在部门地域设立日本事事馆。张作霖因此获得了日本人的支持。

12月13日,郭松龄占领白旗堡,20日占领新民,与张学良隔巨流河坚持。虽然取得了连胜,但在日本人的滋扰之下,郭松龄已经露出了失败的迹象,那就是行军速率太慢了。

在7日到20日这快要半个月的时间里,张作霖从吉林、黑龙江等地使用南满铁路的便利调运来大批军队。而日本人也一直的郭松龄制造贫困,使得郭松龄疲于应付,陷入两面夹击的田地。

22日,奉军对郭松龄的军队提倡正面攻击。23日,奉军周全出击而且配备飞机等装备,给予郭松龄军队以杀绝性的攻击。24日清早,郭松龄败局已定,携妻子出逃,被奉军捉住,张作霖下令就地炝决。一个月的反奉战争,就此画上了句号。

这场战争给奉系带来了重大的攻击。刚刚被孙传芳打败了奉军又履历了一场内讧,自此再也无力统一天下。奉军的祛除,也敲响了北洋时代的丧钟。

而且,这场战争使张作霖被迫接受了日本人的一些条约与特权,在日后张作霖以自己土匪的方式不相助来阻挡日本人。也算是皇姑屯事务的一个导火索。

而在此次事务中最令人深思的,则是张作霖的一番感伤:第一,培植一个将领,真不容易,好不容易培植出来,他打你的翻天印,着实令人心寒。第二,大胜仗各个有功,个个都该赏,有一小我私人赏不到,便要造反,着实可叹。第三,派一小我私人做封疆大吏,掌握一生的生杀大权,我不能不择人而用,若是所用的人不适当,老黎民会指着我张作霖骂的。

而在郭松龄在给张学良的一封电报中却这样说:松龄愿公为新天下之伟人,不愿公为旧时代之枭雄;愿公为平民之所讴歌,不愿公为政客所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