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天主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间

生活 2017-09-24
851

《我与地坛》:灵魂缺席时代,不可不读史铁生

《我与地坛》(节选)丨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课文

初中读后感范文:《我与地坛》读后感

初中读后感范文二:《我与地坛》读后感

泉源:网络资源    作者:中考网编辑    2017-09-03 19:48:43

- - - - - - -

我与地坛

泉源:网络资源    作者:中考网编辑    2017-09-03 19:48:36

  读《我与地坛》是由于这是女儿先生部署的假期必念书目之一。我没有想过这篇文章会吸引我,在我的原认知里,作者史铁生与我有着好几轮的代沟,可是翻了几页,我居然一口吻读完了。意犹未尽,又读了第二遍,第三遍。

  我的梦中也经常泛起这么一个地坛,废弃的古园,荒芜萧条,却总有奇遇或快乐。如《城南往事》中英子在捡球的草地里遇到要带她去看海的小偷,如鲁迅及他的小同伴们经常去嬉戏玩耍的百草园。我读高中的时间,课堂的后面就是一片小树林,高高的树,杂草丛生,尚有辟出的一小小块菜地,是我晚饭后经常去发呆的行止。想来谁人时间我也经常有疑心,经常思索人生的意义到底在那里。可是繁重的学业容不得我生长为苏格拉底或柏拉图,甚至尼采。我的多愁善感也在某一天在周记里被班主任的一句评语“作茧自缚”一记棒喝,戛然而止。

  我庆幸我的地坛总是给我快乐。我的快乐简朴而纯净。我从我的小树林走进了史铁生的荒园,从他温暖从容的文字里去感受他的失魂崎岖潦倒,他的绝望,他的醒悟,他的重生,我居然感同身受。我从他一段段的形貌中清晰地看到了地坛的春夏秋冬;他母亲焦虑地在园子里寻找他的身影;那对在园中散步的中年匹俦;练歌的小伙子;有先天的长跑家;尚有谁人漂亮却弱智的小女人和她的哥哥。一幕幕的似影戏,却胜于影戏。事实上,我不爱影戏,由于影戏不能给我文字给我的画面感。

  我从我的小树林走进了史铁生的荒园,再一次去继续由于苦思不得其果,而被我废弃了许久的关于生死和运气的思索和探寻。

  “天主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间,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效果,以是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一定会降临的节日。”

  “剩下了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能够一次性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妖怪或情人。”

  我释然了。向死而生,殒命是最好的安放我们的残躯之所,是竣事我们历经灾祸的心灵栖息之地。而我所困扰而感应不安的不正是要怎么活吗,既然“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就让它随着我,爱它如情人,一直地拷打和滋润我的心灵。

  “若是天下上没有了灾祸,天下还能够存在吗?”

  “就运气而言,休论公正。”

  “我常以为是丑女作育了尤物。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怯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我释然了。既然灾祸是生涯的原色,我大可不必恐惧于未来,更不必诉苦生涯的不公,也不必争做天主的宠儿,只求在历经灾祸后,不做愚氓而做智者,去懦弱而做自己的英雄。

  “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手杖。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虽然,那不是我。”

  “可是,那不是我吗?”

  我似乎看到斜阳下,荒园中,史铁生坐在轮椅上,默默的注视这人世间的转变,在他哀而不伤的文字里,风不动,幡不动,我心动。

  小时间最怕看到的几个字

  “朗读并背诵全文”

  可是许多学过的课文却记得住

  那时间的“背诵全文”

  似乎都溶进了一生的影象里

  想重温童年时光吗?

  每周一到周五晚八点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课文》

  让全中国最好的声音

  演绎那些曾伴你生长的课文

  与你一起入眠吧~

  在地坛,史铁生摇着轮椅,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线中,思索人生。或许,在你的心中也有这样一座故园,在那里,沉思、回忆,甚至放空,那是繁杂思绪的清静行止。

  《我与地坛》节选

  — 朗读者:肖玉 —

  (因录音播出时长受限,朗读内容选自课文第二部门)

  高中《语文》第二册 2001年版

  史铁生(1951年1月4日—2010年12月31日),中国作家、散文家。后历任中国作家协会天下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团结会副主席。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2010年12月31日破晓3时46分因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9岁。

  1969年,史铁生作为知青,到陕西省延安地域“插队”,1972年因病致瘫而回京。在双腿残疾的极重攻击下,在找不到事情,找不到去路,突然间险些什么都找不到了的时间“走”进地坛的,以后以后与地坛结下了不解之缘,直到写这篇散文时的十五年间,“就再没有恒久地脱离过它”。

  1991年1月,《上海文学》杂志揭晓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感动了无数读者。这部作品是史铁生文学作品中,充满哲思又极为人性化的代表作之一。

  本周话题:回忆“同桌的你”

  还记得学这篇课文时,你的同桌是谁吗?

  影象中的TA,在你的脑海中是否依旧清晰?

  你们之间的配合影象,

  或许是那借不完的半块橡皮;

  或许是涂满条记的训练册;

  亦或是没有谜底的青春故事……

  写下那些年让你难忘的同桌故事吧,纪念那流逝而去的青春时光……若是有缘,TA会望见:原来在影象中,你们依旧是年轻的容貌。

  每周五,“本周话题”的精彩留言会集锦“上墙”,并有时机获得64G优盘,期待你的故事!

  什么?你还不知道这小我私人听人爱的小栏目?你可以进入中国之声微信民众号,点击底部菜单栏“最精彩-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课文”。所有精彩内容一清二楚: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课文》系列朗诵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榨取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须完整转载,并署名来自“中国之声(zgzs001)微信民众号”。

今世文学各人史铁生的散文质朴通透,蕴含深刻的生命哲理与富厚的人生况味,被誉为中国文坛"最美的收获";他的诗歌充满哲思与悲悯,想象奇异语言凝炼,具有奇异的文学价值。

《我与地坛》(插图珍藏版)

"史铁生灵性阅读系列"之一

史铁生留给天下无价的礼物,感动亿万读者的散文经典

周国平眼中"最有灵魂的作家"*莫言满怀敬仰的"伟大的人"

史铁生夫人亲自审定,站在人生的此岸回望,重新寻获生涯的意义

内附吴冠中13帧灵动画境,精装美图,典藏之选。

灵魂缺席时代,不行不读史铁生

博集天卷2016年12月重磅上市!

书名:《我与地坛》(插图珍藏版)

出书社:湖南文艺出书社

上市时间:2016年12月

史铁生,生于1951年1月4日,北京人,著名小说家、文学家。1967年结业于清华附中,1969年去延安地域插队落户,1972年因双腿瘫痪回到北京,在街道工厂事情,后因急性肾损伤回家疗养。1979年后,相继有《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命若琴弦》《我与地坛》《务虚条记》等小说与散文揭晓。1998年病情转为尿毒症,终至透析。以后有随笔集《病隙碎笔》、散文集《影象与印象》、长篇小说《我的丁一之旅》出书。2010年12月31日破晓,史铁生因突发脑出血去世。其作品先后获天下优异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多种天下文学大奖,多部作品被译为日、英、法、德等文字在外洋出书。

今世文学各人史铁生的散文质朴通透,蕴含深刻的生命哲理与富厚的人生况味,被誉为中国文坛"最美的收获";他的诗歌充满哲思与悲悯,想象奇异语言凝炼,具有奇异的文学价值。

这部散文诗歌集选取了《我与地坛》《影象与印象》《秋天的纪念》《合欢树》《黄土地情歌》等经典作品。这些以作者亲自履历为题材创作的作品,优美的行文中饱含对生命、青春、爱人、亲友、故土的爱。其中抒情散文代表作《我与地坛》如一曲深沉的生命咏叹,情绪深挚,哲理蕴藉,语言隽永;《影象与印象》则如一部悲欣交集的人世戏剧,主旨深刻,京味浓郁,感人心弦;头脑随笔《好运设计》执着于叩问众生运气的谜题,抽丝剥笋,娓娓道来,睿智诙谐……

史铁生充满神奇魅力的文字,具有穿透时光与心灵的实力,并有一种对运气的诗意掌握,让我们重新思索在世的意义。

《我与地坛》(插图典藏版)

"史铁生灵性阅读系列"之一:史铁生留给天下无价的礼物,感动亿万读者的散文经典。史铁生夫人亲自审定,内附吴冠中13帧灵动画境,精装美图,典藏之选。站在人生的此岸回望,重新寻获生涯的意义

▲精装美图,典藏之选:内文附录吴冠中13帧灵动画境,细腻四色印刷,用纸考究。

▲史铁生夫人陈希米亲自审定,特殊加入史铁生诗歌篇。

▲史铁生是今世中国zui令人钦佩的作家之一,他的写作与他的生命完全同构在了一起,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zui为健全而丰满的头脑。

▲史铁生的散文质朴通透,蕴含深刻的生命哲理与富厚的人生况味,被誉为中国文坛"最美的收获";他的诗歌充满哲思与悲悯,想象奇异语言凝炼,具有奇异的文学价值。他充满神奇魅力的文字,具有穿透时光与心灵的实力,并有一种对运气的诗意掌握,让我们重新思索在世的意义。

▲站在人生的此岸回望,"每一小我私人都是被抛到这天下来的",于困窘与残缺中,体悟生命的希望与博大。读史铁生,犹如读我们自己,走失的心会安宁下来。

我望见虚空中也有一条界线,靠想念去迈过它,只要一迈过它便有清纯之气扑面而来。我已不在地坛,地坛在我。……

那日何日?我记得突然我有了一种放弃的心情,似乎我已经消逝,已经不在,唯一缕轻魂在园中游荡,刹那间清风朗月,如沐慈悲。于是乎我闻声了那恒久而辽阔的清静。

我对史铁生满怀敬仰之情,由于他不光是一个优异的作家,更是一个伟大的人。

史铁生是今世中国最令人钦佩的作家之一。他的写作与他的生命完全同构在了一起,在自己的"写作之夜",史铁生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头脑。他体验到的是生命的灾祸,表达出的却是存在的清朗和欢喜,他睿智的言辞,照亮的反而是我们日益幽暗的心。……当多数作家在消耗主义时代里放弃面临人的基本状态时,史铁生却栖身在自己的心田,仍然苦苦追索人之为人的价值和绚烂,仍然坚定地向存在的荒芜地带进发,坚定地与未明事物作斗争,这种勇气和执着,深深地唤起了我们对自身所处境遇的警醒和眷注。

--首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优异成就奖得主史铁生授奖词

铁生是中国今世最有灵魂的作家。无论见其人,照旧读其文,我信托人们都市有一个感受:铁生的生命真是太康健了。康健的生命,第一元气充沛,富有活力,单纯,爽朗,第二善于同感,富有同情心,一律,善良。铁生就是这样,身体的疾患没有给他的生命带来一丝悲苦和阴郁。

他是中国今世唯一可以称作伟大的作家,他代表了也大大提升了中国今世文学的高度。倘若没有铁生,中国今世文学将是另一种面目,会有重大缺陷。在这个灵魂缺席的时代,我们有铁生,我们真幸运!

铁生对生命的解读,对宗教精神的阐释,对文学和自然的感悟,组成了真正的哲学。他理想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的感受,踢一颗路边的石子的感受。

史铁生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他当得起"伟大"这个词。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

史铁生的去世,就像我们中国文学界的某一根支柱倒了。史铁生是唯一无二的作家,他已经拿了中国的精神诺贝尔奖。

我喜欢读他作品的一个最大的理由是,他的想法和文字清白,未曾神神鬼鬼牵丝攀藤。他的手总是温暖的,宽厚的。他是能逾越智和愚的。他不作状,而是经常省察自己的心田。他把自己看轻了,才气去爱自己,爱天下。

我们从史铁生的文字里看获得一小我私人心田无一日止息的升沉,同时也在这小我私人心田的升沉中解读了清静。

对他,殒命就是邻近的,问题是他怎么渡过每一天,而且每一天并不是愉快的。生命、灵魂,对我们是闲聊,对他就是生命必须面临的问题。

在一个缺乏宗教传统的国家,一个连宗教也大多的投资着下世福乐的世俗化国家,铁生有价值的饥渴却没有特此外神学崇敬。他的思索仍然充满着生动知识而没有偏执迷信,他的言说仍然夷易近人而从不故作虚玄,但他的理性足迹总是通向人生信仰的地平线,总是融入一片感动和神圣的金色绚烂。在这个意义上,《病隙碎笔》险些是一个喜欢科普知识的耶稣,一篇可以在教堂管风琴乐声中阅读的童话,是一种在世间中重修天堂的难题起劲。

婴儿的笑容智者的眼光

周而复始的鸽群在你的天空盘翔

人生没有忌日只有节日

--周国平《对铁生说》

我在好几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现实就是地坛。许多年前旅游业还没有开展,园子荒芜萧条得犹如一片野地,很少被人记起。

地坛离我家很近。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总之,只好以为这是缘分。地坛在我出生前四百多年就坐落在那儿了;而自从我的祖母年轻时带着我父亲来到北京,就一直住在离它不远的地方--五十多年间搬过一再家,可搬来搬去总是在它周围,而且是越搬离它越近了。我常以为这中央有着宿命的味道:似乎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期待了四百多年。

它期待我出生,然后又期待我活到最狂妄的年岁上忽地残废了双腿。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夸诞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栏杆,祭坛周围的老柏树愈见苍幽,随处的野草荒藤也都兴旺得自在坦荡。这时间想必我是该来了。十五年前的一个下战书,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它为一个失魂崎岖潦倒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时,太阳循着亘古稳固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线中,一小我私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望见自己的身影。

自从谁人下战书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就再没恒久地脱离过它。我一下子就明确了它的意图,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的:"在生齿密聚的都市里,有这样一个清静的行止,像是天主的苦心部署。"

除去几座殿堂我无法进去,除去那座祭坛我不能上去而只能从各个角度张望它,地坛的每一棵树下我都去过,差不多它的每一米草地上都有过我的车轮印。无论是什么季节,什么天气,什么时间,我都在这园子里待过。有时间待一会儿就回家,有时间就待到满地上都亮起月光。记不清都是在它的哪些角落里了,我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我为什么要出生。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确了:一小我私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说的问题,而只是天主交给他的一个事实;天主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间,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效果,以是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一定会降临的节日。这样想过之后我放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恐怖。好比你起早熬夜准备考试的时间,突然想起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在前面期待你,你会不会以为轻松一点儿?而且庆幸而且谢谢这样的部署?

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能够一次性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妖怪或情人。以是,十五年了,我照旧总获得那古园里去,去它的老树下或荒草边或颓墙旁,去默坐,去呆想,去推开耳边的嘈杂理一理庞杂的思绪,去窥看自己的心魂。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明确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工具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斜阳,悄然的绚烂平铺的一刻,地上的每一个崎岖都被映照得绚烂光耀;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一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唤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意料他们是谁,曾在那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郁闷的时间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间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天下上又没了你的时间;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土壤的气息,让人想起无数个炎天的事务;譬如秋风忽至,再有一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味道是最说不清晰的,味道不能写只能闻,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气明晰。味道甚至是难于影象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气记起它的所有情绪和意蕴。以是我经常要到那园子里去。

播放数:1133929

播放数:4135875

播放数:2845975

播放数:535774